返回

沈少,宠妻请低调!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199章 我爸妈喜欢热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突然之间说话,嘴角微微挑着,眼底含着几分笑意。

    平日里面的沈三少也是这样的,可是这个时候,宁欢却有点看不下去。

    她只觉得眼睛有些烫,很轻地应了一声:“嗯。”

    他眉眼动了动,突然之间过来捉着她的手:“你不能光跟我妈打招呼,得跟我爸也打个招呼啊,宝宝。”

    说着,他另外一只手勾在她的腰上,将她整个人拉了过去,让她看着墓碑上的男人。

    宁欢第一次见沈钧凌,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沈时远的轮廓跟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鼻子几乎是照搬到他的脸上的。

    “爸,这是我的未婚妻,你未来的儿媳妇,是不是很好看,不过她有点害羞。”

    他自言自语一样,拽着她的手有点凉。

    宁欢脸红了一下,开口叫了一下人:“叔叔。”

    沈时远看着她轻笑了一下,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宝宝放心,我爸妈最喜欢长得好看的人,你长得这么好看,他们一定很喜欢你的。”

    宁欢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大年初一,沈时远把她领到这里来。

    他似乎跟往常没什么区别,还能开口调戏她。

    可是她听着,就总觉得心里面有些难受。

    墓园里面的风很大,沈时远没有带她在这里停留多久,不过是带了四多分钟,他就牵着她走了。

    两个人刚走到道上,就碰上前面上来的沈东成了。

    宁欢能感觉到,身旁的沈时远整个人的情绪都变了。

    沈东成杵着怪状,大概是因为想起了伤心事,他整个人比平日少了几分威严,这么看着,倒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爷子。

    宁欢下意识地看向沈时远,他嘴角微微勾着,笑容都是冷的:“爷爷,来得这么巧啊。”

    要是往常,沈时远这么说,沈东成早就发火了,他今天却一反常态,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视线在宁欢的身上扫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杵着拐杖就继续往前走。

    宁欢能感觉到,沈东成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牵着她的人冥想地僵了一下。

    一路走出去都是沉默的,宁欢本来平时话就不多,沈时远不撩她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多的是沉默。

    今天她想要说些什么,这样的沉默让她有些难受。

    可是看着一旁的沈时远,她好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太让人难受了。

    车厢里面安静得很,宁欢偏头看着身旁的男人,前面是红灯,他的手搭在方向盘上,也偏头看着她。

    大概过了三秒,他突然之间笑了一下:“你要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

    宁欢转开视线,看着自己腿上放着的包包。

    她好像也不能说些什么,毕竟是在车上。

    又是一路的沉默。

    “三少。”

    进了别墅,宁欢才鼓起勇气,开口叫住了正在上楼的沈时远。

    沈三少腿长,走在前头,比她高了好几个级楼梯。

    听到她的声音,他回头看着她,桃花眼的眼角微微一挑:“嗯?”

    宁欢没说话,抬腿走过去牵着他,一步步地把人牵着到房间里面,然后才抬手将人抱住:“我不开心,你抱抱我。”

    她的靴子就只有那么两三厘米,两个人的身高本来就差了二十多厘米。

    现在宁欢整个人扎进他的怀里面,帽子擦在他的下巴上。

    沈时远难得愣了一下,一边将人抱着,一边笑着:“宝宝。”

    他开口叫着她,抬手就将她的帽子摘了下来,挂到一旁的衣帽架上。

    宁欢脸有些烫,她人一紧张或者害羞就这样,没有办法。

    她想安慰沈时远,可是他总是对着她笑,她也没有经验,能够想到的办法就只有这个了。

    虽然笨拙了一点,可是也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扣在她腰上的手突然之间动了动,宁欢还没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被他直抱了起来。

    宁欢下意识地夹着他的腰,低头看着他,试探地叫了他一下:“三少?”

    沈时远脸上的笑意已经没有了,他没有说话,抱着她倒在了床上:“嘘,暂时别说话,我心情也不好。”

    他说着,泄了浑身的力气,压在她的身上。

    男人有些重,宁欢甚至有些喘不过气。

    可是想到他刚才的话,她手动了动,最后绕过他的脖子将人抱紧。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房间里面静悄悄的。

    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半拉开的窗帘,霞光照进来。

    宁欢微微偏了偏头,看着身上的男人,鬼使神差一般,她抬手像他往日对待自己一样,揉了揉他的头。

    沈时远微微动了动,黑眸看着她灼灼有光。

    宁欢手顿了顿,他突然之间埋头在她的脖子上蹭了蹭:“宝宝。”

    宁欢眼睛一下自己就热了,“三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会做些什么。

    你让她骂人,她还能骂几句,可是让她安慰人,宁欢在这个方面确实很缺失。

    可是每次她不开心的时候,他总是有办法哄她,现在轮到她了,她绞尽脑汁,才想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贴着她的脖子的人突然之间笑了一下,那笑声从贴着她脖子的大动脉,几乎传遍了她的身体。

    “一直?”

    他哼了哼,抬头咬了下她的下巴。

    宁欢被他看得脸红,却还是应了一声:“嗯。”

    “那年货我们去领结婚证?”

    一下子就被他绕到这里来了,宁欢怔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这样了。

    见她不说话,他笑着把她刚才的话重复了出来:“三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宝宝,这是你说的吧?”

    宁欢脸烫得很,她动了动,想要坐起来,他倒是先把她抱了起来:“嗯?”

    “是我说的。”

    她低着头,觉得好像被算计了。

    “那年后我们去领证。”

    这一次,他用的是肯定句,不是问句。

    宁欢张了张嘴,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

    她没说话,沈三少抱着她就笑了起来,“乖宝,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这么容易就相信人。

    宁欢却难得勇敢,抬手捉着他在揉自己的手,拉了下来:“我知道你不开心。”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