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十年代的小媳妇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佑琛晕倒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双凝没有吭声,继续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菜。

    周宇见小双凝吃得认真,也没有再多说,两人各自吃着各自碗里的饭菜。

    病房又一次安静下来,静的只能听见窗外的雨声,还有她俩咀嚼的声音。

    小双凝看着周宇和他妈相处的方式,更加感觉自己是有多么的幸福,饭吃完,她好奇的问:“你和你妈平时也输这样相处的吗?”

    “是啊!”

    “噢!”小双凝没再多问,主动把碗筷收拾好,准备拿去涮洗干净,“我去把碗洗了。”

    周宇从小双凝手里夺过碗筷,往柜子上一个,强行将她按回床上去,替她掀开被子,用眼神示意她睡觉,“不用,留给我,天色不早了,明天还上学呢!你赶紧睡。”

    小双凝看看周宇,又看看洁白的被子被单,脱掉脚上已经濕透的布鞋,缓缓的将自己埋到被窝里。

    周宇提起她的布鞋,放到靠窗的位置,“你鞋都濕透,这里风大,我给你放这里吹吹,明早说不定就干了。”

    他放好鞋子,端起柜子上的碗筷,笑着对小双凝说:“凝凝,你快睡,我去洗碗筷,很快就回来。”

    小双凝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周宇,双手紧紧抓住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微微点头回应。

    他看到小双凝突然变得如此安静温柔,心里甚是舒爽,端着碗筷,哼着歌走出病房。

    小双凝躺在陌生的床上,看着黑黑的窗外,听着逐渐变小的雨声,心情很复杂。

    周宇出门没走几步,就撞见了在和他表姐闲聊的他妈。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妈冲过来就拧着他的耳朵咆哮:“你这个死兔崽子,胳膊肘朝外拐,怎么不问你妈我有没有吃饭,热饭热菜就拱手送给外人。”

    “放手,你再这样我叫了。这大半夜的,你不想把整个医院的人都给招过来,那你就尽情的拧。”周宇丝毫不示弱。

    “你……”周宇妈妈用手指着他的鼻子,气得说不出来话来。无奈的松开拧着周宇耳朵的手,唉声叹气。

    站在一旁有些看管周宇行事为人的他表姐,开口说他的不是,“小宇,你怎么老是和你妈叫板,她一个人养你不容易,你得多体谅体谅她。”

    “在这样每天都如战场一般的家里,我体谅她,谁体谅我呀?”

    “看看看,这就是我又当爹又当妈养出来的好儿子,我早晚会被这兔崽子给气死。”周宇妈妈捂着自己的胸口,对周宇他表姐解说到。

    周宇才不想听她在这里废话,将手里的碗塞到他妈手里,“我困了,你们慢慢天方夜谭,随便把碗筷洗了。拜拜!再见!”

    他说完,不等他妈回应,转身挥手往病房走去。

    他妈再气,他也全然不放在眼里,径直回到病房,轻轻将房门关上,躺回自己的被窝里去。

    折腾了一晚上,他也实在是累了,躺上去很快就睡着了。

    小双凝听到了他回来的声音,闭上眼睛装睡。也正因为她的装睡,周宇才轻手轻脚的,怕把她吵醒了。

    她辗转反侧,不知道是认生,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反正就是久久不能入睡。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是忍不住周公的召唤,进入了梦乡。

    渐渐的,雨也停了,月亮悄悄的从云层中溜出来,照亮漆黑的夜。

    小佑琛拖着湿漉漉的身子,来到了医院,迫不及待的向护士打听到周宇住那间病房。

    他像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的朝周宇病房跑去。

    吹了那么久的冷风,再加上这一身濕衣服,他感冒了。可是,他全然不知。

    他双颊绯红,像是发烧了,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他以为是自己太困了,也没有心思去顾及自己的身体。

    病房门没有上锁,他轻轻一推就打开了。病房里亮着灯,他第一时间看见了小双凝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或许是小双凝随时都保持着戒备的状态,小佑琛轻轻推门进来,她也猛的从梦中惊醒。

    她猛的坐起身来,“哥,你怎么来了?”

    看到小双凝好好的,他紧绷的弦总算放松了,表情也没有那么紧张。他正想开口质问小双凝,质问她为什么这么晚都不回家,反而和这个周宇同睡一间房。

    “你……啊切啊切啊切……”

    所有的话,都变成几声连续的喷嚏声。他突然感觉天旋地转,视线也有些模糊。

    “哥,你怎么了?是感冒了吗?你一身怎么湿漉漉的,你过来怎么连伞都不打?”

    小双凝见小佑琛连连打喷嚏,神情也有些恍惚,赶紧从被窝里钻出来。她还没走到小佑琛跟前,小佑琛身体就失重似的往一边倒。

    她快步走上前去,将小佑琛扶住,嘴里担心的大声叫喊着小佑琛的名字。

    周宇被吵醒,他揉着迷糊的眼睛问:“凝凝,发生什么事了啊?”

    “周宇,快来帮忙,我哥晕倒了。”

    “你哥?”周宇有些意外,但还是快速的上前来帮忙。

    两人废力的将小佑琛扶到床上,小双凝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不停的叫喊着小佑琛,期望能够将他唤醒。

    “哇塞!他怎么全身都濕透了,像个落汤鸡一样,还有这一身滚烫,像是发烧了。”周宇有些惊讶的冲着小双凝说。

    小双凝听了周宇的话,也用手去摸了摸小佑琛的额头,“这可怎么办呀?哥一定是为了找我,才冒雨连夜赶到医院来。都怪我,是我害了哥,我就是个寄生虫,没有半点用处。”

    “他这衣服肯定是不能再穿了,不然病情会更加的严重。这样吧,我先帮他把濕衣服脱下来,你去值班室里有没有医生,叫他过来诊治一下。”周宇临危不乱,一边替小佑琛脱衣服,一边吩咐小双凝。

    “好,我这就去。”小双凝想也没想,冲出病房去找医生。

    周宇将小佑琛身上的濕衣服全部脱下来,还把自己的被子抱过来,紧紧的盖在小佑琛生身上。

    值班室里没有医生,就一个护士。小双凝二话不说,就将那个护士给拽到病房来。

    护士过来查看了一下,也不敢对症下药,只教了她们一些物理降温的方法。

    小双凝按照护士所说的办法,一遍又一遍为小佑琛换水,换毛巾,尽心尽力守候在旁边。

    周宇也不好意思一个人睡,坐在一旁陪着小双凝。小双凝又不跟他聊天,他一个人坐着坐着都在打瞌睡。

    淑梅一个人担心的等在家里,虽然文大嘴代替小双凝过来给她报了平安,但这小佑琛又突然跑到镇上去。让她心里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又开始担心起小佑琛来。

    看着桌上冷得一点气也没有的饭菜,她肚子饿得咕咕叫,却一口也吃不下去。筷子拿起来,又放下去,一直唉声叹气的。

    她在屋里徘徊了一圈又一圈,最终还是因为担心,拿着手电筒朝文大嘴家走去。

    雨虽然停了,但地上还是积了不少水,她迈着急步,来到保管室,有些不好意思地敲开了保管室的门。

    文大嘴披着衣服来开门,揉着朦胧的睡眼,张大着嘴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地打。

    淑梅看到文大嘴这个样子,尴尬的说:“惠妹姐,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淑梅呀!这么晚了,是有什么急事吗?”

    “就是……你说……”

    文大嘴刚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来,这一阵寒风刮过,她不禁打了个寒战,拽着淑梅往屋里走,“哎呦!外面冷飕飕的,先进来再说。”

    “惠妹姐,就是那个凝凝不是从医院打了电话回来吗?你这能给她回拨过去吗?”

    “可以呀!我这电话有来电显示的,可以回拨的。你是不放心佑琛、还是不放心凝凝呀?”

    “凝凝报了平安,我倒没什么好担心的,这风大雨大的,佑琛一个人去镇上,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行,那我给你翻找出电话拨回去。”文大嘴说着,走到电话机旁,查找之前小双凝打回来的电话号码。

    “惠妹姐,真是麻烦你了,这么大晚上的还来打扰你。”淑梅总感觉心里过意不去,再三向文大嘴致歉。

    “没事儿,这自己人,你用不着这么见外。誒!通了……”文大嘴把话筒放在自己耳畔,做侧耳倾听状,“来,你拿去听,暂时还没人接,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

    文大嘴把话筒递给淑梅,自己转身去找到温水瓶。

    淑梅紧紧的抱着电话筒,就怕电话筒长翅膀飞走似的。

    电话一直没人接,最后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惠妹姐,这嘟嘟嘟的,是没有接?还是挂断了啊?”

    文大嘴把冒着热气的水杯递给淑梅,接过电话筒放在耳边听了一下,按下了重播键,“这大晚上的,估摸着是睡着了,我再给打过去。这天冷,你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淑梅咕噜咕噜喝了一口热水下肚,她还没吃晚饭,肚子空落落的,一口下去水就少了半杯。她双手紧紧抱着热乎乎的杯子取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电话机。

    她盼着电话能够拨通,盼望着能听到小佑琛的声音。方才电话没接通,让她的担心又加重了几分。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