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十年代的小媳妇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三百四十九章 惩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干妈来看我,就是死了也会笑醒。”周宇这油嘴滑舌的本事,真的是无人能比。

    淑梅觉得小佑琛平时说话就已经够把握分寸的了,没想到这周宇不但能把握分寸,还能在话里加点蜜。

    “傻孩子,这一大早的,说什么死不死的?”

    “我这是实话实说嘛!”周宇挽着淑梅的胳膊,小双凝顺理成章成了多余的,倒好像这两人才是亲母子。

    “好好好,我是何德何能赢得周宇同学如此厚爱,看来以后我不常来看你都不行了?”

    “那是当然,等我出院了,我就亲自上门去看干妈。干妈,听说你厨艺不错,我正好可以换换口味,到时候干妈可得多给我做些好吃的呦!”

    “行,只要你不嫌弃家里脏乱差,我随时欢迎你。”

    淑梅被周宇这一忽悠,只能默认了周宇强加给她的“干妈”身份。

    小双凝简直是受不得这种气氛,让她感觉到窒息。幸好小佑琛及时回来,打破了这看似融洽的气氛。

    “佑琛,回来呐!赶紧和凝凝去学校,再磨蹭小心迟到了。”淑梅很显然也不太适应周宇这过份的热情,赶紧催促小佑琛和小双凝。

    “誒!”小佑琛回应着,把换下来的衣服递给周宇,“你的衣服,还给你,嗯……谢了!”

    “要从你唐大神嘴里说出谢字,还真是不容易呀!”周宇接过衣服,顺手往边上一扔,还是不愿意松开淑梅的胳膊。

    小佑琛看着淑梅和周宇这亲密无间的动作,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小双凝,似乎想从小双凝那里得到答案。

    小双凝两手一摊,眼睛一睁,撅着嘴。

    淑梅主动扳开周宇的手,收拾好放在角落小佑琛的衣服,“佑琛,你的衣服都在这里了吧?还有没有什么东西遗漏的?”

    “妈妈,就那些了。”

    “行,那我们一起走吧!”淑梅抱着衣服,边说边朝门口走去,“周宇同学啊!家里还有事情要忙,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那个钱的事,缓两天再送过来。”

    她说完,快步走出病房。小双凝和小佑琛也紧跟其后,小跑着跑出病房,留下周宇一人在病房。

    “喂!喂!喂!”周宇追到门口,大声喊到“干妈,记得来看我噢!钱的事你别放在心上,十年之后再给也没问题,不,不给也没有问题。”

    他的声音很大,淑梅三人也都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里,但谁也没有停下脚步来回应。很快,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

    这天,小双凝比平时上课都认真,她生怕错过老师所说的每一个字。

    这天下午,小双凝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去医院给周宇补习。

    为了不错过回村里的车,她特意构思了一套省时的补习方法,万幸,终于赶上了回村的车。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在村里那条熟悉的泥土路上。

    这会儿天已经黑透,她打着淑梅之前为她备好的手电筒,一步一步朝家的方向走。

    刚到家门口,她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堂屋里亮着灯。从院门口看去,就能看到淑梅坐在堂屋的藤沙发上,表情有些严肃。

    小佑琛靠在门框上,时不时的朝院里瞄一眼。

    她不难猜出,这两人是在等她。

    她停顿了片刻,深呼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朝堂屋里走去。

    “凝凝,你回来啦!”小佑琛见小双凝回来,激动的喊到,给小双凝挤眉弄眼暗示着什么。

    小双凝战战兢兢的跨过了门槛,小声的叫到,“妈妈,我回来了。”

    淑梅没有吭声,表情还是之前那么平静。

    小佑琛担心的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小双凝。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这种事,还是让她自己解决比较好。

    小双凝愣了片刻,见淑梅还是没有理自己的意思,扑通一声跪到地上。

    小佑琛见小双凝下跪,还担心着急起来,小声的说“凝凝,这大冬天的,地下凉,小心冻坏膝盖。”

    “怎么?这跪一下地就怕冻坏膝盖了,还真当自己是富家小姐了。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还怕跪,田里地里摸爬滚打都是常事,这平平整整的水泥地面还不能跪了?”淑梅终于肯开口了,只不过这话不像平日里和蔼可亲的她嘴里说出来。

    “我没事,只要妈妈你能原谅我,不再生气,我跪多久都愿意。”

    “你说说看你,我劳心劳力赚钱送你上学,你居然在学校给我惹事。山那边有多少孩子想上学还上不成,行,你是不想上学是吧?不好好好上学是吧?那行,从今以后你就别去上学了,回家来帮忙,反正你哥成绩比你好,我们家有一个大学生足矣!”

    淑梅此话一处,小双凝立马急了,小佑琛也跟着着急,挨着小双凝扑通一声跪到地上。

    小双凝求情道“妈妈,我想上学,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再也不惹事了,求你别不让我去上学。”

    小佑琛也帮忙求情,“是啊!妈妈,这读可是我们穷人家唯一的出路,你不能不让凝凝上学呀!”

    “佑琛,你回自己屋去。”淑梅有些严肃的对小佑琛说。

    “妈妈……”

    小佑琛好像还想说什么,淑梅一声大吼“怎么?难道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

    小佑琛从来没有看过淑梅这么凶,不敢再说什么,他看了看淑梅,又看了看小双凝,从地上站起身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既然不好好读,那从今天之后,你就干你该干的事,现在去鸡棚里把鸡粪铲了。”

    “……”

    “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淑梅见小双凝用可怜巴巴的眼睛望着自己,没有要去的意思,厉声吼到。

    小双凝无奈的从地上站起身来,朝鸡棚里走去,戴着胶手套,屏住呼吸用铲子一铲一铲铲鸡架子下面的鸡粪。

    她原本以为,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淑梅会把自己暴打一顿用以泄愤。可没想到,居然是不让自己上学,还让自己做这些又累又脏的活。

    她自言自语的抱怨着“臭死人了,还不如被打一顿来的痛快。”

    这个时候,淑梅突然出现在她背后,“感觉怎么样啊?是读好?还是干这些脏活累活好呀?”

    “妈妈,我都说过了,我知道错了,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嘿嘿!这么快就知道错了?这么快就受不了这些脏活累活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淑梅顿了顿,继续说“我们是穷人,唯一的希望就是好好读,如果不好好读,这将是你以后人生的常态,你人生的希望不再是读,而是在田野里,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行了,不打扰你做事,这样你也能早点做完早点休息。明早记得早点起来,地里的草还等着你去拔。”

    她说完,转身回到家里去,锁上了院子的大门。

    小双凝眼睁睁看着她离开,看着家里的灯熄灭。

    她痛苦的看着这一堆一堆的鸡粪,闻着这不停往鼻子里钻的恶臭,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她不擅长做这些,直到半夜才把鸡粪铲完。

    “总算铲完了,睡觉。”她扭动着酸痛的脖子,伸了个懒腰,往鸡棚里的简易床上一躺,很快就进入梦乡。

    虽然,此刻她又冷又饿,但这些都征服不了她强烈的嗜睡感。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鸡棚里有动静,睡眠向来不深的她,睁开双眼,揉着朦胧的睡眼,朝有声音的方向走去。

    居然有人在偷她家的鸡,她一下睡意全无,大叫“你干嘛?”

    那人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鸡往怀里一塞,像上树的猴子一样,爬上房顶逃走。

    这贼还真是大胆,这都被发现了,还不忘扔下手中的鸡。

    虽然是晚上,再加上小双凝睡眼朦胧的,但她似乎还是认出了这个贼,这贼就输村里的牛二娃。

    小双凝大喊大叫,“抓贼呀!抓小偷呀!偷鸡了,抓偷鸡贼了,你别跑……”

    她那破天的喊声,很快就惊醒了淑梅和小佑琛。

    淑梅拿着一把扫帚跟着追出来,小佑琛也顺手在院里找了一条棍子,两人一起追出院子。

    正巧和追上来的凝凝头碰头,淑梅问小双凝,“人呢?”

    “那里。”小双凝指着一个在黑夜里快速跑动着的黑影,“对了,妈妈,哥哥,我迷迷糊糊好像看到那人是村里的牛娃叔,他怀里还揣着我们家的鸡。”

    “你看家,佑琛,走,我们去追。”淑梅干净利落的说着,跟着黑影追过去。

    家里没有顶梁柱,出现这种事,淑梅得像个男人一样勇敢维护这个家。

    她和小佑琛追到牛二娃家附近,那小偷就突然凭空消失了。

    两人站在牛娃家门口,失去了追下去的方向。

    小佑琛喘着粗气说“妈妈,既然凝凝说是牛娃叔,他手里还拿着从我们家偷来的鸡,那我们直接敲门进去,想必他也没有时间处理证物。”

    “我就发觉鸡棚里的鸡最近数量不对,以为是我们做的防护措施不够,又有蛇鼠进来偷鸡了,没想到竟然是人。行,敲吧,就算拿他没办法,警告一下也好。”淑梅喘着粗气,同意了小佑琛的说法。

    八十年代的小媳妇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