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符篆师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六百八十八章 前夜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穆锡一脸茫然看着白牧野:“师……师父,您没事儿吧?”

    白牧野皱了皱眉,盯着穆锡看了半晌,然后缓缓舒展开眉毛,笑了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嗯,也不算故事,应该叫普及一点关于人类的知识。”

    穆锡委屈的道:“师父,真是我呀!我都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什么八九……”

    白牧野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其实这浩瀚宇宙中,种族不计其数,文明绚丽多姿,漫长的岁月中,曾出现过无数惊才绝艳的种族。他们的文明也曾特别先进,科技文明、修仙文明、机械文明……等等等等,嗯,非常多!”

    穆锡一脸问号。

    白牧野接着道:“但你可知,为何最终,会是人类成为了这世界的主导者?或者说,人类文明延传至今,几经接近灭绝的磨难,但依旧坚持下来了?”

    “师父您说……”穆锡看似有些无奈,又有几分好奇的问道。

    “那是因为,人类输得起。”白牧野一脸认真的看着穆锡,微笑道:“还有,人类不管到什么时候,哪怕山穷水尽,也绝不会彻底放弃,哪怕深陷深渊,亦是心向光明。在失败的时候,能坦然面对处境,并积极寻找破局之道。当然了,人类并非没有缺点,不然也不可能被你们域外天魔群族给得逞。不过最终,获胜的会是人类,你信吗?”

    “师父,您这话……我没法接,我,我也是人啊!”穆锡脸上露出苦笑,一脸真诚的看着白牧野解释道。

    “既然这样,你都不想说实话,那我也只能动手了。”白牧野抬起头,淡淡道:“可能你心里面会觉得,凭借你如今的本领和身手,我没办法奈何你……准确的说,是你的八九玄功,我不可能破掉,但你错了。”

    穆锡依然一脸无奈的表情:“师父,我真不知道您为什么会认定我不是我……这太荒谬……”

    白牧野再次看着他摇摇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身为道祖的徒弟,当年我却没有拿到八九玄功?是因为我不擅长修炼这种神通么?不,不是的。而是我的道,可以很容易的破掉这门神通,只不过我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过这件事。”

    “对了,这也是人类的优点之一!”

    “善于隐藏!”

    “之前整个人间会八九玄功的就只有我的同伴一个,所以我没必要跑到她面前跟她说……嘿,我能破掉你的神通!”

    白牧野轻笑道:“这种行为很掉价的,你说是吧?”

    “但你不一样,你不但不是我的同伴,还是我的敌人。”

    “师父……”穆锡看着白牧野。

    “够了!”白牧野脸色冷下来,再次皱起眉头,看着穆锡道:“如果不是刚刚感知到穆锡没有生命危险,你道我会跟你在这废话这么多?”

    “穆锡”终于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气质高贵的艳丽女子。

    一头金色长发,白皙的皮肤仿佛闪烁着光泽,身材也是极好。

    一双大眼睛看着白牧野,道:“你真的看出我是假冒的?”

    面对这种幼稚的问题,小白甚至有点懒得回答她。

    “可我明明修炼那么多年,我觉得这功法天生就适合我!我的变化就连最好的朋友都分辨不出真伪,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女子看着白牧野,眼中满是求知欲。

    “我不是你老师,你也不是我的朋友和学生。”白牧野看着女子,面色平静的道:“在我封印你之前,你需要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你撒谎,那就不是封印……”

    正说着,女子身上的衣服突然间滑落……

    白牧野皱着眉头,一道神念过去,女子身上被一层马赛克给挡住。

    女子:“……”

    “你这招非常低级。”白牧野道:“再说你哪来的自信?”

    “你!”女子恼羞成怒的瞪着白牧野,看着挡住自己身体的那些“马赛克”,脸儿都气黑了。

    这家伙真是个混蛋啊!

    接近红尘仙的强者,想要用神念变化出一件美丽的披风或是一个漂亮的小裙子都太容易了,你弄出来这么低级的马赛克是什么鬼?

    低级的马赛克配低级的我?

    这么一想,更气。

    “你之前说的那个地方,有六道轮回材料,是不是真的?”白牧野一脸认真的问道。

    阴谋也好,阳谋也罢。

    关于六道轮回材料的线索,这些年的确让他伤透了脑筋。

    整个浩瀚无疆的宇宙里,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

    那种纯粹由法则形成的材料,在如今的天地法则之下,根本不可能生出。

    所以如果这女人说的是真的,那么,即便那地方有陷阱,他也要闯上一闯!

    早一点结束这一切,也可以早一点跟林子衿周游宇宙去。

    女人叹了口气,神念一动,掉落在地上的衣裙自动回到身上,然后没好气的道:“把这讨厌的东西撤走!”

    下一刻,马赛克消失。

    女人长出一口气,差点逼死她这强迫症。

    她优雅的坐在白牧野对面,有些傲然的道:“你这好像不是跟人请教的态度呢。”

    白牧野看着她:“你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处境?”

    刹那间,几道符文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生出,瞬间打入到这女人身体中!

    这女人反应也是极快,瞬间变化,也将自己变化成一道符文!

    不得不说,在修行八九玄功这方面,她的确有着极强的天赋。

    可惜她这种变化,在白牧野打出那些符文面前毫无用处。

    直接被封印在里面。

    当她变回女人模样的时候,身上已经被符文彻底封印住。

    她一脸不服气的看着白牧野,试图挣脱开,可惜很快发现她那一身通天法力,完全没有办法动用了。

    不得不承认,对面这人,在符道上的修为,已是登峰造极。

    封印住她的符文究竟是一种什么能量她都不能分辨出来。

    “你要是还不说,我就杀了你,然后再去那地方看看,不管真假,和你都再无半点关系。”白牧野一脸平静的看着她:“所以,闹够了的话,就正常一点。”

    “你这人……真是毫无风度!”女人一脸愤怒的道。

    “嗯。”白牧野点点头,承认了。

    “那地方当然是真的!而且,我们群族的顶级强者还会守在那里!等你一现身,就会将你镇压住!就像你今天对待我这样,不听话就杀死你!”女人义愤填膺的道。

    “你在撒谎。”白牧野平静的看着她:“真正的计划,是我去那个地方寻找线索,然后你们的人趁机来到人间,把所有跟我有关的人都抓起来,用来威胁我。毕竟,我这种连徒弟死活都放在心上的人,肯定更在乎身边的亲人。”

    女人呆呆的看着白牧野,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告诉我的信息,其实是真的……”白牧野轻叹一声,忍不住苦笑起来,“说来也好笑,找了这么多年,最终竟然是生死大敌给我送来了相关信息。不过,我也不会感谢你们。”

    说着,他站起身,看着这女人道:“你虽然该死,但看在你潜伏人间这么多年却没有做出任何恶事的情分上,我不会杀你。你既然学了八九玄功,这神通还是有点用的。嗯,以后你可以当个小保镖,跟在我女儿身边保护她。”

    “你想的美。”女人冷笑着说道:“你敢放心让我出现在你女儿身边?”

    “你既然来人间这么多年,那么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古老的神话故事?”白牧野看着这女人,“曾经有一只猴子,也很桀骜不驯,后来,它头上带了一个金刚圈之后,就变得乖巧多了,一尊盖世大妖,最后都成佛了!”

    女人一脸愤怒看着他:“我承认我接近你是任务,可我从来没做过对你们人类不利的事情!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笑话,你的任务是什么?你们正在做的事情,又是什么?你们想要把这人间变成什么样子,自己心里没点数吗?”白牧野说完之后,直接伸手一点,女人嘴巴直接闭上,一句话都说不出。

    被白牧野随手扔进小世界中。

    不久之后,白牧野找出被封印的穆锡,解开了他身上的封印。

    看见白牧野之后,穆锡倒是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而是老脸一红,一脸愧疚的看着白牧野:“师父……”

    “行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以后自己注意一点。”白牧野没有怪罪这个曾是自己同班同学的徒弟。

    以这女人的能力,穆锡中招再正常不过。

    “我知道了。”穆锡耷拉着脑袋,沉默了一会,忍不住问道:“师父,她……”

    白牧野瞥了穆锡一眼,似笑非笑道:“怎么,吃一次亏还不够?”

    穆锡有些尴尬的道:“唉,真没想到,但是……”

    “她活着呢。”白牧野看着他道:“不过很多事情你都不清楚,以后或许你会知道,你跟她,不合适的。”

    穆锡眸子里的光芒顿时暗淡下来,虽然没太听懂,但却从白牧野少见的严肃中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忍不住问道:“我是不是闯了大祸?”

    “闯祸?”白牧野笑笑,摇摇头:“不,没有闯祸,以后你就知道了。”

    安抚了穆锡一番之后,白牧野将符龙战队一群人召集到一起。

    其实如今的符龙战队,准确的说,应该叫做白家军的核心成员。

    张道明、红绡、绿衣、子衿、问君、彩衣、司音、单谷、老刘、欧阳、大漂亮、寒冰雪……

    主要就是这群人。

    小顾虽然一直强调自己还是符龙战队中的一员,但说真的,他那境界,再拼命修炼几百年,也很难突破到古神层级。

    或许依靠时间能慢慢追赶上来,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其他那些同辈的朋友和父母亲等长辈,也都渐渐远离了他们这个核心圈子。

    感情没问题,但在修为这块想要跟上这群人的脚步,实在是太困难了。

    众人一进这间会议室,就立刻感觉到不对劲了。

    平日里大家商量事情,虽然也都是带有法阵的封闭空间,但却很少能够看见符文。

    这一次,众人一进来,就看见空气中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神秘符文。

    同时还有一股大道气息弥漫在这个房间里。

    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后,白牧野开门见山的道:“六道轮回的线索找到了。”

    “真的?”

    “找到线索了?”

    “那太好了!”

    “什么时候出发?”

    众人顿时都兴奋起来。

    老刘看着白牧野道:“从哪得来的线索?”

    “域外天魔。”白牧野平静的道。

    嚯!

    在场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全都一脸惊讶的看着白牧野。

    随后,问君在一旁道:“明白了,他们看来比我们还急呢。”

    大漂亮说道:“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那还用说?那群邪恶的东西,能安什么好心?”单谷冷笑道。

    “我是这样打算的。”白牧野没有理会大家的议论和疑惑,直接说道:“我跟子衿、问君和彩衣四人,去那个地方。”

    “那我呢?”单谷看着白牧野。

    “还有我啊!”司音也抬起头,样子依旧还是那么萌,声音甜甜的,似乎还是当年那个软软的大萝莉。

    可实际上,如今的司音若是气场全开,同样宛若神女降临一般!

    “你们两个,还有师兄、漂亮姐、雪姐你们在家,有更重要的任务。”白牧野一脸认真的道。

    “这套路好熟悉……”单谷忍不住在一旁咕哝道。

    司音哼了一声。

    当然熟悉了,他们还在少年时代,打比赛的时候每次大家都是这么忽悠她的——

    你的任务更艰巨!

    你的任务超级重要!

    结果呢?

    就是让她在一旁看热闹而已。

    那时候还没有瓜。

    很枯燥的好吗?

    白牧野笑道:“放心吧,这次你们的任务真的很艰巨,我们走后,那些域外天魔必然会出现一股强有力的力量,至少要比曾经的天庭强大得多……他们一定会降临人间,想要抓住你们,以及和我们有关的所有亲朋好友。”

    白牧野道:“当然,我可以直接把你们全部带走,把所有跟我有关的人,都带在身边。但第一,能够拥有重建六道轮回材料的地方,我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全身而退;第二,即便我把所有和我们有关的亲朋好友都带在身边,他们也一定会用整个人间的其他生灵来威胁。”

    “除非我们真能做到漠视世间众生生死……可如果我们能做到的话,又何必处心积虑辛苦寻找重建六道轮回的材料?”

    白牧野自嘲的一笑:“为了成仙吗?我不稀罕的。”

    听了这话,大家全都沉默着苦笑起来。

    是啊,在座这些人,没有一个是那种真正的冷血无情之辈。

    不正是因为性情相投,这群人才最终走到一起的吗?

    “行,这任务,我接了!一定拼死守护这个世界!”单谷一脸认真的道。

    “嗯,谁敢来伤害我们的亲人朋友,伤害这人间众生,我就打死他。”司音也认真说道。

    “师兄……”白牧野看着张道明:“回头你去联系一下杜先生、风先生和姜先生他们几个,暗示他们一下,他们也就懂了。”

    几个老头劝说白牧野成为天帝失败,并没有彻底放弃努力,但也都没有太过激进。

    他们都重新回到了地球的昆仑内部世界,镇守在那里。

    一旦人间有难,他们肯定会出手相助。

    “当然,也未必真能用得上他们。”白牧野看着众人道:“这几年,虽然六道轮回的线索没找到,但顶级的符篆材料,我却找到不少。设下一座困阵,还是不难的。”

    “放心吧,有我们在这边守着,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张道明说道。

    其实也只有小白和子衿才最清楚,张道明一身境界,也早已经达到大天神巅峰,卡在那里,无法继续往上突破。

    这世界如今的法则,根本不可能产生红尘仙。

    大天神绝巅,就是天花板!

    当然,大天神和大天神之间肯定存在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差距。

    有些大天神之间的差距甚至比普通人跟大天神的差距还要大!

    但不管怎么说,大天神这种境界,面对红尘仙,终究还是吃亏的。

    所以万无一失这种事儿,谁都不敢保证,小白也不敢。

    他只能尽量尝试着,少出纰漏。

    众人商定完了之后,白牧野和林子衿把女儿叫回来。

    “白小野,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林子衿日常打击询问。

    白小野求助的看向一旁的白牧野。

    林子衿凶巴巴道:“别的都行,唯独关于你的事情,你爹也不好使!”

    “咳咳,咱们叫女儿过来,不是问她写没写完作业的,再说她也……”小白很想说女儿也用不着写什么作业。

    白小野太聪明了!

    这些年收的最后一个徒弟,昔日的天后,如今的秦彩凤,在那个世界生下来就够厉害的了。

    白小野比她更厉害!

    神童什么的,放在她身上一点都不合适。

    因为小丫头的智商,早已超神。

    白小野大名当然不叫白小野,这只是小名,但被众人叫顺嘴了,加上她自己也喜欢,渐渐的几乎取代了大名。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且这名字跟爸爸更接近,我喜欢!

    白牧野给了女儿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妈,你指的作业,是什么作业?”白小野见求助无门,干脆耍赖道:“我的作业多着了,你是指修行上的?还是指日常生活中的?”

    “修行上的做了吗?”林子衿问道。

    “没有。”

    “日常生活中的呢?”林子衿板着脸又问。

    “也没有。”

    “白小野你是不是皮痒痒了?”林子衿怒气冲冲。

    “好了好了,她又不是不会……”白牧野一脸无奈的看着林子衿。

    他当然知道林子衿是故意吓唬女儿的,白小野从小环境条件太优越了,她根本没有那个机会去体验林子衿跟白牧野当年的那种成长经历。

    而且人也太聪明!

    才这么大点,但整个人通透得跟一个社会中打拼很多年的老狐狸似的。

    恰恰因为这个,林子衿才特别害怕她吃亏。

    “你就宠着吧!”面对白牧野,林子衿也是无奈的很。

    最后把女儿叫到跟前,一脸认真的道:“我跟你爸,要出一趟远门……”

    “是不是很危险?”白小野没有像以往那样,嚷嚷着跟着去或者指责两人出去玩不带她,而是少见的安静下来,看着父母幽幽说道:“我看见他们刚刚从这里离开,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放心吧,你在家乖乖的就好,我跟你爸,不会有事的。”林子衿摸了摸女儿的小脑瓜,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张符,说道:“这是你爸专门给你制作的一张护身符,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你觉得有必要,就激活这张符,你爸爸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面前!”

    “哇,传送符吗?”白小野一脸惊喜,随后皱眉看着这个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符篆,那上面神秘的大道铭文,她一点都看不懂。

    “记住,妈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收好它,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它,知道吗?”林子衿道。

    “放心吧妈,我知道了!”白小野点点头。

    随后,两人又把女儿留在身边,没让她到处疯跑。

    让小野鹅叔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一家三口,难得吃了一顿团圆饭。

    数日后,又检查了一遍设置在人间的法阵,小白带着子衿、问君和彩衣,四人一起,破空而去。

    他们走后很久,夜晚,满天星辰。

    之前那英俊的金发青年才从古琴城的一个古老城堡里面走出来,望着天空闪烁的群星,喃喃道:“就要开始了!”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