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军长的最强小甜妻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522章 尴尬的五体投地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们说说,咱们村里有那个姑娘是她那么穿的,非得把身上的线条都给露出来,生怕男人瞧不见,勾了自己屋子里的还不算,还想勾着别的男人。我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出来的,搁在从前,那都是窑子里做皮肉生意的窑姐儿才会这样吧!”

    说话这妇人以往也最是碎嘴,跟晏母杨翠兰也处得不错,平日里也属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

    这回,她能够来蹭油炸果子,少不得也是要附和一二的。再来,她就是看不惯陆霜降,没别的原因,好容易村里头那些年轻漂亮的知青要么嫁人被蹉跎得没以前鲜亮了,要么都托关系回城了,结果又来了个陆霜降,长得漂亮不说,还会打扮。

    她男人也向来不是个安分的,每次瞧见了陆霜降了,就跟老鼠见了油一样,眼眸那都是亮亮的,让她瞧见了就生气。

    这回儿少不得霍霍陆霜降的名声。

    而旁边也有不少来蹭油的,虽然觉得她们说得有些过分,但是也少不得附和附和,不然也不好在这蹭便宜了。

    “可不是,这男人都是做大事的,怎么能勾着人不让人走呢?”

    “是啊是啊,这男人光是在床上有什么出息,而且你家阿楼是有能耐的,怎么就不找个正派点的姑娘呢,哎,这不是害人吗?”

    “你们是不知道,每回二弟回来,那屋子里的动静就响个不停的,他们住东间,我住西间,晚上都能听个半宿的,我爹娘还住在正屋呢,他们都不注意一下的,哦,我们这还有个孩子呢,有时候都得给他们的动静给折腾醒呢!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说外头在干嘛,只跟他说打架了!啧啧,还有他们一晚上那水,都得灌几次暖水壶,不然还不够用呢!”杨翠兰难得被大家这样众星拱月的,心里得意洋洋的,越发的起劲儿了,口无遮拦了,“亏得二弟是当兵的,身体好不说,回来的次数也不多,不然还不得被她像是妖精那样,精气神都得给吸没了去。哎,我说说我都燥的慌!”

    向来桃花事总是惹人注目的,不管是在男人间流转,还是女人间,都少不得吸引话题度的。

    顿时,她们这些人就凑在一起啧啧称奇了起来。

    陆霜降停在门口,听了一耳朵的污秽,真的是气得都快无语了。

    这说的都是什么事儿?她跟晏承楼向来最是注意动静了,她又是个害羞的,每回两人尽量安静的,就怕被人听见了。而且,什么叫做她缠着晏承楼的,明明每回都是他……呸,不是,明明他们该做事做事,该休息休息,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哪儿来的每天窝在屋子里的?

    就是说谎也得打个草稿啊!

    她正要推开门,就听得里头突然传出了一道不和谐是声音。

    “你们嘴上可积点德吧!老王家的,你媳妇儿肚子里都还揣着孩子,你不为自己积点口德,也考虑考虑你孙子吧你!还有方家的,你心里存着什么心思,我们还不清楚?谁不知道你男人眼睛花花的,见了个女人就走不动道儿!自己管不住男人,就到处败坏别人的名声,你有点良心没有?”说话的人的声音有些熟悉,陆霜降一时没记起来。

    就听她继续道,“说一千道一万,你们刚结婚那阵子,还不是跟自家男人一个炕上不肯下来的。这新婚燕尔的,蜜里调油的,不是应该的吗?难道还得每天规规矩矩的,那还做什么夫妻?就说你,杨翠兰,你跟你家男人结婚那会儿难道不是这样儿的,难道还每日里天天下地干活的?还不是天天黏在一起的。现在你存着什么心思这么说你弟妹的,你脸上也不燥得慌啊你,我都替你脸红!你弟妹可没说过你半句不是,你却在这搬弄是非,你想过若是我们走了,回头你弟妹的名声得叫人传成什么样儿?还狐狸精,窑姐儿,你们这就是封建糟粕!这都是新社会了,脚都不裹了,还说这些没耳听的东西……”

    陆霜降有些吃惊,她结婚后就很少出门交际,她后来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村子里都不认识几个人,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给她仗义执言。

    实在是令人意外!

    屋子里有片刻的寂静,随后才响起了杨翠兰的声音,“刘三婶儿,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你是说我故意的吗?”

    “难道不是故意的吗?这屋子里的事儿自然有他们小两口知道。还从东厢房传到你们西厢房,你当杀猪呢?别人怕你,不敢拆穿你,我可不怕。不就是一点猪油吗?我还不稀罕了呢!跟你们听了一耳朵污糟,真的是恶心坏了!”刘三婶儿也是个直脾气,当下就端起了面果子要走。

    杨翠兰被她下了这么个面子,脸色难看至极,毕竟的她好容易在人群里找到点自信来,结果都被刘三婶儿给败没了,现在其他人都怎么看她?

    只是,她也不敢对刘三婶怎么样,没别的原因,她生了三个儿子,外加她家里还有驴车,她男人这边的兄弟也有四五个,所以平日里了也没几个人敢惹她。之前就有人和她争吵动手了,打破了她的头,结果最后她男人带着兄弟和儿子冲过去,一字排开,那场面格外壮观,直接就把对方家给砸了。

    所以,杨翠兰对此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憋着一口气。

    刘三婶儿本来就是因为住得近,才被叫过来的,不过她惯来不是个好口舌的,这次也是听不下去,不然也不会说这么多。

    她心里气呼呼的,猛地打开了厨房的木门,结果一股子扑面而来的冷气让她浑身一个激灵,当下脸色都不由有些尴尬了起来。

    门外站着的赫然就是长身而立的陆霜降,也不知道在外头立了多久,更不知道刚才的话听去了多少,毕竟当着当事人的面子说对方的话,可不就是让人羞愧得五体投地嘛!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