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军长的最强小甜妻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525章 送遗物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曹军是个孩子带到晏承楼家门口的,本来这样的雪天,村子里的人都忙着过年,就没个在外头的,好容易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撞见个人,结果对方一听晏承楼出事儿了,急忙就跑了,只留个孩子给他带路,让他感到莫名其妙得很。

    只是,见到眼前这小栋砖房,虽然落了满满的雪,但是却还是看得出是个格外整洁又不错的房子,可见晏团长的家属的日子过得还是挺好的。

    这样想着,曹明不由略略松了口气,只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背着的帆布包,他又觉得心口沉甸甸的,眼角都略略有些发红,他抖了抖指尖,终于开了口。

    “请问,这是晏团长晏承楼家吗?”

    杨翠兰觑了眼陆霜降,撇了撇嘴,急急出来瞅了眼,见得外头站着个穿着大绿风衣,头上还戴着**帽的高大男人,她忙招了招手,“是是是,同志,你是……”

    见到有人应,曹军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刚才他就注意到厨房里好像有人,炊烟袅袅,他道,“我是晏团长手下的兵,这次过来,是特地来送回晏团长的东西的。晏团长他……”

    “他牺牲了??”杨翠兰急急道,“是不是?”

    曹军被她急迫的语气弄得有些不悦,但是她说的也是事实,他皱了皱眉头,“是。”

    “这是送他的东西回来了啊?那给我……”杨翠兰想着这次晏承楼死了,怎么着部队也该给点安抚的,应该会有不少的钱,所以她连忙伸手要来拿。

    曹军退后了两步,避开了她的手,对上杨翠兰贪婪的眸子,“你是谁?”

    杨翠兰:“我是阿楼的大嫂啊!我……”

    “这是团长的遗物,我们特地收拾过来,是为了给晏嫂子有个念想的,我必须亲自交到她手里。”曹军严肃道。

    杨翠兰被他这态度弄得有些恼,但是看曹军这人高马大的,而且眉头紧蹙的严肃模样,她也不敢多跟他说话,只抿了抿唇,目光在他身上背着的大帆布包上掠过,心里暗自惦记着。

    “你先等等,我去喊下爹娘他们。”

    她拿不得,晏母身为晏承楼的娘总是拿得吧?这次肯定里面有不少好东西,总是不能全便宜了陆霜降这个小贱人的!哪怕是分一半都够她们吃的了!

    这般想着,杨翠兰就急匆匆地往正屋里赶,想着赶紧把晏母给推醒。

    曹军皱了皱眉头,就见刚才那面色发黄的妇女急急地跑了,他正无措着,就看到厨房门口探出来好几个脑袋,然后就见到一个身材婀娜窈窕的姑娘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头上破了个口子,因为太冷,鲜血流下来就当下凝固了,巴在了她雪白雪白的脸上,显得格外的可怖。

    她一步一个脚印,缓缓的走到了曹军跟前,也不曾抬头,只盯着他身上背着的帆布包,愣愣道,“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曹军是见过陆霜降的,之前他记得张明还特地夸赞过她,说她又漂亮又有气质,关键还明理温和,都夸晏承楼娶了个好媳妇儿,当时还嚷嚷过要晏承楼介绍他的小姨子,一起当个连襟。

    这些话都仿佛还在昨日,都还在耳边回荡,但此时却让人觉得格外的凄凉。

    他哽了哽嗓子,低声唤了声。“嫂子,对不起!”

    陆霜降之前对着杨翠兰是各种反驳,可此时看到曹军,她却仿佛是一切都明白了过来。

    曹军总是不会骗人的,他是晏承楼手下的人,平日里最是敬佩晏承楼,她也是从他嘴里听过不少他的名字的,加上他们上回还特地来接过人,那关系自然是不必说的。

    现在是他亲自来送东西,就是她不信都难!

    “到底是怎么回事?”陆霜降的眼眶里浮起水汽,眼前都是一片朦胧的,北风呼呼吹来,刺激得脸又疼又痒,就像是那风刀霜剑严相逼。

    曹军垂着头,低声把情况是说了个清楚。

    原来晏承楼是要参加别的任务的,只是他特地打报告请假回来了一趟,赶巧就遇上了青城今年出现了大雪,结果发生雪崩,直接把年久失修的堤坝冲塌了,那蓄水的堤坝是供应附近几个城镇的水的,它一旦塌了,当下就发现了灾情,所以当地紧急调令了人去救灾,晏承楼就是临时转道去帮忙的。

    堤坝一毁,洪水肆虐,最近的村落直接给冲毁了,晏承楼带领着他们去救灾,结果为了救一对母子,他最后被洪水冲走了。

    这大冷天的,一旦落水极其容易出现身体温度骤降,还有抽筋的现象,而若是一时没拉住,那就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陆霜降愣在了当场,“所以,你们就这样断定了他死了?他怎么可能会死……”

    “嫂子,我们已经组织人找过好几回了,沿途都没看到人,一点痕迹都没有,那条河道是连着大黄河的啊!”曹军说着,眼眶通红通红,他显然也没休息好,脸色都有些发青发白,眼底都是深深的青紫,他抹了把脸,嗓音有些沙哑。

    他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自从出事到现在,他基本都没咋休息,都在连轴转。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们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晏团长,他,他……”他捂住了脸,从牙缝里挤出了几句话,“他就是我亲兄弟啊!我的这条命都是他给的,我也不想相信,我们所有的兄弟都不愿意相信!本来这次救灾是轮不到他的,是他看不得百姓受难,他总告诉我们,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是随时要做到献身准备的。我倒是希望这次死的是我,本来是我离得最近的,但是团长看我们救灾那么久,浑身疲惫,他说他水性好,就泅水去救人了……我是一条贱命死了就死了,可团长是我们部队最优秀的人了,他还说……”

    说到这,他突然就说不下去了,本来悲伤得已经面无表情的人,此时捂着脸哭得像个孩子。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