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军长的最强小甜妻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528章 争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曹军向来把晏承楼当成自己的偶像崇拜,所以平日里言行举止都爱学着,就希望有一天也能成为那样优秀的人,所以往日里不少人笑话他,但却也不会笑话他是学晏承楼。

    毕竟,晏承楼就是他们整个团的人都向往的人物。

    但偏偏是这样优秀的英雄人物,突然就这么没了,不但是他们团,就是上头的政委和师长都是难过异常的。

    曹军说的也是真的,他是真的希望当时死的是自己,他想过无数回,当时他要是能够挺身而出,是不是团长就不会有事了?他已经连续救灾三天两夜了,都不曾合眼,身体已经疲惫都极限了,他当时怎么就没有体谅他一下?

    他不敢怪那被推上岸的那对惊慌失措的母子,所以只能责备自己。

    他单手捂着脸,泪水滚滚而落,就像是一个茫然的孩子,哭得格外的伤心和悔恨。

    这回,他也是存着恕罪的心过来的,本来楚谦脱水过重,肺炎卧病在床想要过来,被他给喝住了。

    陆霜降眼眶的泪水终于承受不住重量,重重地砸了下来,溅落在地面。

    她抬手擦了擦脸,被血混杂着的泪水抹了把她一手的血腥味儿,她都毫无所察。

    她恍然回过神来,是了,这件事谁也怪不了,晏承楼当时恐怕都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去救个人,他秉持着自己的天职,恐怕什么都没想过……便是知道,恐怕也是会毫无顾忌地向前的……

    此时,不说别人,就是此刻围观看热闹的人,都也是唏嘘不已的。

    谁能料到,不过是简单的救人,竟然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哎,也是人运道不佳啊!!

    陆霜降看向自责不已的曹军,她对影响还是蛮深刻的,是个格外沉稳的年轻人,现在却是哭得悲痛不已,那种朝夕相处的战友情不是她所能体会的,但是却也不是不能理解。

    “……曹先生,我,我不怪你。这是他的选择,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恍恍惚惚地说道。

    曹军重重地用手背擦了擦脸,“嫂子,不论团长还在不在,你都是我们的嫂子。但凡今后有所驱使,我们定然毫无推辞,一切听从安排。”

    陆霜降摆了摆手,她脸色苍白得厉害,“不用了……”

    曹军咬了咬后槽牙,“此次因为团长壮烈牺牲了,上头已经打了报告,给他申请了丰厚的抚恤。不过还需要手续申请,等到拿到了,我再给您送过来,包括后续每个月的烈士遗孀补贴。这背包里除了团长的东西外,还有点钱,是我们团里的人私下凑的,希望嫂子多多保重身体……”他的目光从陆霜降的额角掠过,垂下了眼。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得一道身影突然从屋子里头蹿了出来,一下就撞到了他跟前,陆霜降被她推得踉跄两步,差点没有被她给撞飞了出去。

    晏母显然是刚起来,身上的衣服都还没彻底穿好,刚冲过来时候,雪地的冷意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颤抖,却又立刻反应过来,抱住了曹军的大腿,就开始嚎叫了起来。

    “我的儿啊,你怎么那么可怜啊!大家都去参军,咋你就回不来了啊……你咋不想想你家里的老娘,老爹啊,你这是要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这是要心痛死我们啊……我早就说让你退伍回来,别去干这些事儿了,结果你非得为国家做贡献,现在好了,连命都没有了,你让我们两老今后可怎么办啊,你还那么年轻,我连孙子都没抱到,现在就要送你走,你这不是为难你娘吗,我的老天啊,你咋就不睁开眼看看啊,世上坏人那么多,你咋不收走,非得带走我的乖儿啊……”

    曹军被她弄得一愣,反应过来,他心里又是悲痛又是尴尬的,毕竟抱住的是大腿。

    他俯身想要去扶起晏母,“伯母,您,您别伤心,团长是个好人,以后肯定会有好报的。部队也不会忘记他的付出和功勋,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晏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却是眼疾手快地把曹军还没送出去的帆布包给一把抱在了怀里,就像是搂住了个孩子,“这是我儿子的东西吗?”

    曹军觑了眼没有反应的陆霜降,又看了眼抱着不撒手的晏母,尴尬道,“是的。是留给嫂子做念想的……”

    晏母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抱着包袱就开始嚎哭了起来,“我的儿啊,你怎么就那么可怜啊,出去那么大个人,结果回来的却只是一个这样的小包裹,你这是要让你娘疼死了吗?这世上最是悲痛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你让我们今后可咋办啊,怎么办啊……”

    她坐在地上抱着帆布包就拼命地捶打,就好似这就是在她跟前的晏承楼,紧紧地,紧紧地。

    曹军知道晏家父母都不咋疼晏承楼,虽然晏承楼向来不说家里人的闲话,但是但凡长眼睛地都能看出来,若是真的疼孩子,哪儿有孩子才十三岁,个子都没多高,就给送去部队里锤炼。又不是部队世家出来的,哪怕是混口饭吃,也不该做成这样!

    再怎么说,也该得十七八才送啊,入伍年龄都没到,就强行送走,只为了省口饭吃,未免太过了。

    但是,这些都在晏承楼时候,都化作烟消云散了,大家都不会再纠结于此了。

    这也就是所谓的人死万事空!

    只是,曹军同情晏母失去儿子,却也同情陆霜降失去了丈夫,他抿了抿唇,“晏伯母,这是咱们团长留给嫂子的。里面也有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别那么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总是得往前看的。”

    晏母充耳不闻。

    曹军又转向了陆霜降,垂着眉眼,低低道,“嫂子,你也请节哀顺变!”

    半晌,陆霜降才反应过来,忍住悲痛道,“对不住,我心情有点不大好,让你见了笑话。进来吧,快请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