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零:军长的最强小甜妻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第531章 赶出家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晏父觑了眼她,良久,也是不知道该说点啥好,又是一道深深地叹息:“那,那老二媳妇咋办?她不管怎么样也是进了门的……”

    “什么咋办?你是让她来分我的钱吗?”晏母一听,顿时就炸毛了,当下从火炕上翻身而起,一点都不像是悲伤过度,刚死了儿子的人,“这儿子是我的,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的,她陆霜降是个什么东西,她嫁过来才几天,就扛个寡妇的名头,还想分东西不成?哼,阿楼不管咋说都是咱们占理的,要不是咱两,他早饿死在外头了。现在能有这大造化,也是当初咱们特地送去部队里,不然一辈子剖土有个什么出息的,你看老大那样儿,哼,说到底他还得感激咱们,就是死了也得感激。”

    “陆霜降那婆娘,我本来就不愿意她过门,这次就让她滚蛋,一分钱都别想。我还没说是她克死我儿子呢,不然阿楼那么多年,咋都没事儿,偏得跟她结婚就没了的?哼,古话就说过,父母不双全的人家的孩子娶不得,命硬,克夫克人,你们偏得不信,还说什么封建糟粕。现在好了,人真的没了吧,还觉得我哄他吗?”晏母脸色冷冽,“等下,就让她收拾包袱,赶紧地给滚回陆家去。”

    晏父闻言不由怔愣了下,“这跟老二媳妇应该不大搭边吧,她还给咱们张罗了做生意……”

    “难道我刚才说的话都是错的吗?不然咋开始咱们家过得好好的,就她来了就各种鸡飞狗跳。做生意是我自己提出来的,钱也是我出的,是我每天辛辛苦苦地挑担子去城里的,跟她有个什么关系?她连个嘴都不大爱张的。既然如此,跟咱们也不是一条心的,我也不要她给咱们家守寡,放她回去嫁人,不是我仁义吗?”晏母大声道。

    晏父被她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讷讷道,“这……”

    很快,门口传来了动静,晏母住了嘴,就看杨翠兰陪着笑脸,端了个火盆子进门,搁到了两人的跟前来。

    “爹也起来了,快烤烤火,去去寒。”

    晏父见她脸上也没什么悲苦悲色,不由又是叹了口气。

    也是,老大媳妇若是哭得死去活来那才是有鬼的!

    晏母没空搭理两人,她正拿了把铁剪刀,把捆住帆布包外头的麻绳子给剪断,翻出了里头的东西来,这帆布包的容量也是不小的,里面装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其中就有一套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军装,上面还别着晏承楼的肩章和勋章。

    但是,晏母根本就没看,直接划拉到一边,仔细地翻着其他的东西,发现除去极少的晏承楼的私人用品,其中就有他部队里额外给的一些补贴,比如军用的粮票和工业票等,还有很多是他带的兵凑的。

    晏母就瞧见了一大块大把列和一罐的糖,还有麦乳精等,可能是考虑到家里有老人,怕他们悲伤过度,特地给他们补补身体。

    晏母攥紧了票据,翻到地,终于瞧见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她眼眸亮了亮,忙拿了出来,撕开了口子,见得杨翠兰凑过来,她瞪了眼,“看什么看?这是你能看的东西?还不滚开点。”

    杨翠兰嘟囔了声,到底是没凑上前,但是眼角的余光还是在往那看。

    其实不用看都晓得,那信封里面的都是厚厚的一叠,肯定是钱没跑了。

    晏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子,就伸手进去探,果然是钱的触感,粗粗一摸,至少得好几百块钱呢!

    她顿时心跳怦怦然直跳,觉得刚才自己的那场痛哭也是值得的,也亏得杨翠兰这回机灵,晓得特地喊她,不然这些好东西可不都得落在陆霜降那恶婆娘手里了,到时候讨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她也晓得杨翠兰那点小心思,不过也是想分一杯羹,她也懒得理会她。

    她摸着钱,只觉得心口都是滚烫滚烫的。

    钱呢,这才是最亲的东西!

    也不枉费她养了晏承楼一场,总归是她还落到手了点好东西!

    正浮想联翩时,就听到那飞快走来的脚步声,门口就进来了几个人,其中最前面的就是陆霜降,晏母连忙把手里的信封藏到了炕下面的破棉被里,又划拉了下东西,想藏起来。

    但是,这点时间哪儿够,陆霜降进来就看了个全,见得晏母这副滑稽的模样,不由冷冷地垂下了眉眼。

    “娘。”

    晏母见藏不住了,只能挺了挺腰背,正色道,“你来做什么?刚死了男人,还有心情在外头窜?”

    陆霜降不想理会她,她死了儿子怎么就连点悲伤都不愿做,还有心情在这清点东西!

    她闭了闭眼,缓缓道,“我来拿点阿楼的东西回去做念想。”

    她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她只想要点有纪念价值的东西,她清楚他们肯定把他的军装也收拾了,她就想要一套军装留着当念想,别的她啥都不想要。

    刚才她没跟晏母抢那个包袱,一来是不想在外人丢人,二来也是没必要,她不缺这点东西,晏母需要,她既是养育过晏承楼的人,那给她也是无可厚非的。三来,也是她没那心情。

    此时,好容易调整过来心情,她这才有精神过来。

    晏母却是一听她要东西,当下脸都绿了,把东西往身后一藏,人站在前头,叉腰就骂道,“我没找你,你居然还敢过来要东西?念想,要什么念想?人都没了,你还念想个屁!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可告诉你,没有。当初我们娶你,可是花了一大笔钱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说是陪嫁了一千块钱,但那里头都是我儿子私下塞给你的。谁家嫁闺女有这么大方,当我不知道阿楼给你做脸吗?我也不想拆穿你,结果你倒是好,还好意思过来要!”

    “我可给你说明白了,阿楼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你嫁过来几天,还想分他的东西,赶紧地给我滚你陆家去!”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