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二十二行宫宴会(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心里虽是开了花的笑着,但是却不敢蹦哒起来。

    大厅里时不时传出声音圆润低回宛转的马头琴琴声,有人抚着琴,更有人和着,时而委婉时而刚强,甚是好听,可惜她欣赏不来这么热情好客豪壮的歌声,也就入不了琴声里的意境。

    不过这玩意倒还是头一回见,不像我们中原二胡,马头琴是一种两弦的弦乐器,有梯形的琴身和雕刻成马头形状的琴柄,是大草上蒙古人最喜爱的乐器。

    科尔沁里的子瑜格格倒是叫这玩意“绰尔”,我想定是这里的方言,不过琴如其名还挺好听的。

    加上那些科尔沁舞女着上炫彩的名族服装,婀娜多姿的舞女总能舞出另一番韵味。

    “怎么才来。”

    “那是…”还未出口,眼角不该撇的撇向了那件银蓝色锦缎上。

    “怎么,你也觉得刘嫔娘娘美的不可方物。”

    “是…”她不敢多看,怕一不心落入了别人眼里,便匆匆的就收回了眼神。

    十四爷见她今日平白了多了几分娇羞,甚是不习惯的说到“你也会有这种神情,甚美。”说着便把手里的就吩咐宫婢们递了下去。

    康熙爷微睨着眼睛,看了看水晶杯里冒着烟的马奶酒,笑着说到“这就是你们的精心准备的重头菜,可是这不就是一般马奶酒吗。”

    “请皇上先品尝一二。”吉宝宝对自己还是非常自信的,若没有什么特别的智慧手艺,她也不拿出来。

    康熙爷才呡一口便神色大便,连连赞到“没了骚臊不说还多了几分酸甜,甚是开胃,吉安你同我们说说你都放了什么。”

    “回禀皇上,奴婢也就去大青沟拆了几粒酸果子又加了些许蜜,密封起来冰镇俩天就行了。”

    “是吗,如此简单,居然如此美味。实在不简单,李德全,赏。”

    一众大臣忍不住的品了一二,各各赞不绝口,这下吉宝宝旋着的心总算落实。

    其他的话吉宝宝自认是听得不清楚,不过这赏她听到过耳不忘。

    “这事十四阿哥和十阿哥也帮了不少忙,皇上仁德就一并赏了吧。”

    “哈哈哈哈,雷家的姑娘说的有理,那就一并的赏了。”

    十爷原还有些置气,这下难得得到皇上的赏赐,早已乐开怀了。

    便开始刮目相看起这个雷家的姑娘。

    倒是吉宝宝心里对那件事不得释怀,总觉得有事发生,便退了出去要找十三爷拿滚蛋。

    雷声溦也开始对这个醉酒的妹妹有了新的看法。

    不喝酒的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确实美味了许多。

    “你这妹妹不输你。”雷金玉笑了笑说到,可是才笑又皱起了眉。

    太过引人注目,性子随和,在阿哥里混的如鱼得水般来去自如,也不知道看不看的上自己家里这才华出众阳光俊秀的儿子。

    “是…”他笑了笑,这妹妹确实比他厉害。

    这回她不敢去最后面的那间屋,拉着十三爷去了旁门。

    “十三爷滚蛋呢。”

    “不知啊,你看美酒佳肴的谁会记得滚蛋在哪。”

    “我知道滚蛋在你身上,别开玩笑了。”

    见满不过,只好不乐意的将滚蛋从怀里抽了出来。

    “憋死我了,十三爷。”

    “滚蛋,我有事问你。”

    使了些眼角叫十三爷在此处替她俩站岗着,才到墙角就急急忙忙的问道。

    “我今日见太子同皇上的嫔妃苟且了。”一想起那副活图,脸不由的越来越红。

    “主人你看了,主人你怎么不害羞呢。”

    “赶紧的,要是被人发现不好。”

    “是,亮起红灯,这回没把字打在墙上,而是直接输送到手环里。”

    “太子被废,你可要叫这些人不要插话,免得被牵扯了。”

    “知道了,我是你主人,这么点事还要你教。”

    “是”

    “什么时候被废。”她想想回去看的还太麻烦了。

    “九月,具体的你自己看。”

    “知道了”。

    那男子仍旧屹立在那里没有离开半步,果然最没有架子的也就只有十三爷了。

    “十三爷不会怪我把你从美酒佳肴里拉了出来吧。”

    说着从后面拿出俩壶不一样的酒。

    “哪来的。”本来就想寻机会离开,这会刚好。

    “要喝吗。”

    “喝,不过我们不在这喝,我带你去个地方。”

    吉宝宝想着皇上应该不会找自己了,便应到“走。”

    “吉安,吉安”

    吉安,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吉安的名字倒是人众皆知。

    无奈的笑了笑“格格,您行个好,我叫吉宝宝。”

    格格上前向十三阿哥问了好,十三阿哥点头礼貌回应了。

    十三看了看手上的长萧,看了看格格又看了看吉宝宝。

    “吉宝宝这名叫的实在别扭,还是吉安好。”

    “可是……”这宝宝的名字,是我们吉大家族几百口人定的名字,怎么能说改就改。

    滚蛋见自己主人捣蛋的时候半点也不纠结,这会为了这么个可有可无的名字纠结,真不知道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假如有谁也要给我换个名字不叫滚蛋,叫滚安我可是乐意之至。

    “十三阿哥,你们这是要去哪,能带我一起吗。”

    吉宝宝想既然格格也想去,这不就一起带出去吧。

    笑了笑同往日那般亲昵,说到“如此甚好我们可以一起躺在草原上喝酒看星星。”

    “如此甚好,我就喜欢躺在草原上,喝酒看星星。”子瑜说着,眼角撇过吉宝宝手上还带着的金手镯,竟心里起了些反胃,脸却仍旧笑着。

    神经大条的吉宝宝自是没把这一切都放在眼里。

    倒是滚蛋察觉到主人有丝丝危险的气息,这回心翼翼扫描中……

    十三阿哥是个随和的阿哥,更是潇洒的摈弃了繁文缛节,自也以为没什么。

    上了马车便出发。

    这一路听着十三阿哥的萧声也不觉得远,只觉得子瑜格格不同往日那般话多。

    左右琢磨着,怕是没把十四阿哥给带出来,这会觉得无聊不想说话了。

    此时甚觉自己想的不周到。

    捏了捏滚蛋,有什么好玩好笑的说一俩令她心情喜悦的事。

    捏了半天也不见滚蛋出谋划策,便把目光转向十三爷那里。

    拍了拍肩叫她把萧递给自己。

    “格格会吹吗。”

    “不会”

    “我想格格一定会绰尔,那东西好听,可总觉得尾音太长没有萧声的荒凉感,少了份思想音序。”

    “是吗,我们那是用手弹的,这萧是用口吹的自然不一样。”忽的眼睛发亮想到什么似的“吉安,你可会吹箫。”

    出来玩就是要快乐吗。

    虽然不会但也可以搞笑一番。

    拿过十三阿哥的萧胡乱一吹。

    好在也没发出什么刺耳的,只是“啊……你们俩这是间接接吻了。”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