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二十三吉宝宝遇险(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知为什么,听了格格这么说心里很是不舒服,她可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更何况吹箫不都是这么抵着下唇的吗,怎么能说出这么露骨的话。

    可,格格虽然活泼,但从来不会口无遮拦胡言乱语啊,心里隐隐的想着,过了也就没放在心上。

    “主人有危险……”这会人多他没说出口,只是发了字在手环上。

    “是吗,那是我看错了吧。”

    “格格,这不是对错的问题,这压根就不能算间接接吻,你还接吻这事可不是这么简单的。”这话才出口,就知道说错了,这回真的是要误导人了。

    “吉安,格格开的是玩笑,你这是……。”像是身经百战的模样。

    格格倒是显得委屈了。

    只是她嘴角闪过一丝得意,都没落入吉安和十三爷的眼里。倒是警觉状态的滚蛋一览无遗的记在摄像里“这个坏女人想害主人”滚蛋分析着。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草原除了荒凉闲暇之余敲着也是有另一番豪壮。

    微风习习,三人成行,行在广阔的原野中。

    月光斜射,将滚蛋和身影留在身后。

    倒是十四爷寻得慌。

    还有一群人刚刚得了格格的命令,以金手镯为记,蓄势待发。

    “去了哪里叫人好找。”十四爷撅着嘴总有着被抛弃的感觉。

    “没有,就是跟十三爷和格格一起散散心。”觉的十四越发像个孩子了。

    才要转身进内屋,就被这个一米八高的男子拉入怀中。

    “这……”

    “我不允许你同十三哥走那么近。”反正心里很不舒服。

    以前是自己的奴婢倒是放心左右都是自己的。

    可是现在有了雷金玉这个舅舅,又被皇阿玛赞赏,身份早已水涨船高,成了官家姐,心里不安的很。

    “爷,你这样,别人会误会的。”推了推手,怎么也推不开,只耐自己在他面前不值一提的力气。

    “我不管,你回来了,你就是我的,我就要十三哥误会,这样就没人敢来抢了。”

    “幼稚,给我放开。”这回气起来十四爷倒是乖乖的将他放开。

    吃的哪门子醋呢,她谁也不喜欢。

    “宝宝,你知道我喜欢你的。”他发现自己在她面前多少有些没底气,满满的挫败感。

    “十四爷的心意我领了,可是喜欢不是一个人说了算,而是俩个人的事。你喜欢我,我没办法,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为什么一定要说到这点上呢,难道他们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话题。

    “你要怎么样才能喜欢我。”

    “如果你能说服子瑜格格不喜欢你,或许还有机会。”

    走了俩步又说“以后别做这么亲昵的动作。”

    望着她决绝的背影,他输了……因为他害怕了。

    皇上越发的看重吉宝宝,每每上殿都要十四带上,有时候直接越过十四,直接宣召。

    十四爷也越发心里不安,寻着机会要求一道圣旨赐婚,可是以她好强的性格定不愿做妾,这回越发头疼,只能这样干巴巴等着。

    天气越发的热了活动一下就汗流浃背,害的吉宝宝压根就不想动,躺在竹椅上拿着扇子轻幻幻的扇着,才能感觉到丝丝凉意。

    这所谓的避暑山庄在皇上的口里仍是热河行宫,难怪还热的这般狂野。

    她还是很需要电风扇和空调的。

    才说不想动,就见李公公笑容满面的说到“见过吉姑娘,这会午时刚过,万岁爷又想念你的水果羹了。”

    一听是皇上要吃水果羹,立马扔了扇,整理了衣服有模有样的站了起来。

    “公公稍等片刻,奴婢这就给皇上备上。”

    她想这辈子唯一能让她如此积极殷勤不闯祸的也就只有康熙这老祖宗了。

    因为人家大方,每每打赏都不于一百俩黄金。

    这次她想若再得一百俩,就要挑选个黄道吉日把这些金都融成一个三百俩的金元宝。

    放在自己床上夜夜相伴,这样就算不抱着也能赏心悦目,最最重要的是还能治百病“宝治百病吗!”

    “李公公”宫里头的礼还不是很会,便很大方的行了个鞠躬的礼。

    李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除了会察言观色,也算是和皇上并肩作战的战友。

    所以多少有了几分钦佩。

    伴君如伴虎,他能在皇上身边待这么久,又得皇上信任,绝非一般人行的到。

    “吉姑娘,你这礼太大了,走吧。”

    “嗯……”

    问了些皇上这几天的饮食,才知道这几日皇上用食量极少。

    天气燥热,又加上太子奶娘丈夫强抢民女东窗事发,连累了太子,将太子所行的事也一并牵引而出,天下父母心焦虑的自然食不下咽。

    李公公看着心疼,想起那碗姹紫嫣红的水果羹开人胃口,这才叫了吉宝宝。

    “吉姑娘,老奴见你为人通透活泼,有时间给皇上讲讲笑话。”

    “是,奴婢记住了。”要是寻了机会她会的。

    还未进去就听里面大发雷霆,训斥着跪在地上的太子,吉宝宝心里一揪,这不才八月莫不是就要废太子了。

    “皇阿玛你要信我,儿臣一向自专循规蹈矩,您是看在眼里的。”

    “做为太子首应以身作则不应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你看看这本是如何参你的。”

    那奏折重重的摔在地上太子身上,他却不敢吭出半声。

    吉宝宝也不敢上前,看向李公公想寻他的意见,是进还是不进。

    只见他双目下垂的招了招手,叫她退下去。

    今日该又不思饮食了。

    最苦天下父母心,太子犯了错,苦的是太子更苦的是皇上。

    皇上这一辈子对太子极尽心力悉心栽培,又从将他带在身边,论皇子的感情,怕也没有哪个皇子情深比的过太子。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可是注定的结局定要废了太子。

    不知道皇上这回又要伤了多少神情。

    “吉安”

    子瑜左右寻着也不见吉安,这回见到定要好好消消心里的气。

    “格格好久不见,最近怎么都不来十四爷这处。”说实话也有好几天没见了。

    “阿玛说不合礼数,我想着也是就没去了。”

    心下却盘算着吉宝宝,还是这般装模作样实在觉得恶心,难道不知道十四那日来找自己就是告诉她自己有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就是她。

    还天天在她面前把她一个格格做猴耍,信誓旦旦的说会帮她追到十四阿哥,说是给追其实是给自己追。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