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二十四吉宝宝遇险(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吉宝宝看了看摇晃了下,在日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确实挺吸引人的。

    “格格眼光好,这东西很美。”

    “不是,我就觉得它老气,才将它送给了你,因为我觉得它跟我的气质年龄不符。”其实起初不是这样的。

    “这……格格越发喜欢开玩笑了”。

    “好像也是”子瑜笑了笑,心里又开始了盘算,至少这个手镯不能拿下。

    吉宝宝看了看格格仍旧那副桃花般的笑颜,或许只是多心了,便说到“格格这回要到正午了,日头毒辣,回去歇着吧。”她也不是很喜欢毒日头。

    那日之后格格好久都不来找自己,只是每人替十四爷分担些时间,害的自己天天要赔这个弟弟走东走西赔笑脸。

    好在李公公说皇上这几日又开始念叨起她做的酒,这回不仅仅得了自由,最主要是可以得到皇上的一百俩黄金,满身大汗的开始跋涉跑到后山来。

    “嘻嘻嘻……枣枣门你们想我了没,我又来摘你们了。”一粒粒红润圆滚的酸枣甚是悦人眼目,如一颗颗纯色的黄金,叫人实在移不开眼。

    嘴里念嗔着“这回我一定可以拿到一百俩黄金,早些做了金元宝也好叫我这颗心踏实些。”

    才要爬上树,就被人猛的一拽,眼前一黑。

    “你们是什么人。”她只是这么问着,并没说什么害怕的。

    “你否管我是什么人,我们只认东西办事。”

    “什么东西。”身上有什么暗示是自己不知道的吗?

    见自己被捆的更紧,声音变大了些说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也不见那些人回答,只听“这丫头太过活络动弹不停,架不起来。”

    “直接敲晕。”

    听了这话后,便什么也不知道的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只觉周遭冰冷,冷的刺骨。

    这是哪里,揉了揉发疼的后脑勺,酸酸的。

    又暗的发沉伸手不见五指。

    “喂,有人吗。”

    “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回声越来越。

    皱起眉,这里,没人。

    冰冷的手刺在手腕上,手环上总算发出微弱的光芒。

    这里,高墙四壁,空空如也,满满的熟悉感。

    这是,那个天然冰窖。

    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拉了拉门却纹丝不动。

    “有人吗,有人在外面吗,有人在吗,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

    过了许久……

    “有没有人啊,有人吗,我被关在里面了,有没有人啊……。”

    其实她心里清楚,这里压根就不会有人出现。

    那日设宴这里也没人把守,何况今日……。

    到底是谁将她扔在这,是要把她活活给冻死吗。

    冰窖里越来越冷,吉宝宝的牙齿直打寒颤。

    唇齿发青,全身发抖。

    “有没有……”弱弱的问了一句。

    精疲力尽的挂在墙上,嘴里还是不停的唤着“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霎时,外面传来刚才那俩人的声音说到“这丫头还没死呢。”

    “是啊,要不……我看她也细皮嫩肉的,要不……”那个咧牙的男子嗤嗤的笑着,满脸的意思。

    “这……不是说给个教训吗。”

    “你傻啊,要只是教训,怎么会叫我们等她没气再走。”

    “走吧……”

    这话一字不差的落在吉宝宝的耳朵里。

    “你们想要干什么。”这回紧张了,紧紧的抵着大门,任他们敲打也不开。

    不能开,开了就是死,或者,生不如死。

    到底是谁。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而这里又被石壁包围水泄不通,不容许半徐阳光亲睐,还好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崖顶滴落的水珠,滴答滴答的,滴得人心灰意冷,怎么还没来呀……。

    “到底是谁要害我……”回想以往种种,她不觉得对不起谁或得罪谁了。

    “不会的,不会的,格格活泼可爱不是这种人,怎么可能……”要说是格格她还是不信。

    抵着虚弱的身体看着那个快要被推断的金手镯,好在自己脑袋灵光。

    忽然,“啪”的一声,那手镯连同抽绳一并被挣断软弱无力的落下。

    “好你个妮子,害的本大爷浪费这么多力气,爷定要补回来。”

    吉宝宝站了起来,心里念着别怕别怕。我能保护我自己的,别怕……

    气场全开的说到“那个人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

    那咧牙见状不紧没有害怕退后,反而笑得更加邪恶,留着口水说到“还是个劣性辣椒,爷喜欢。”

    说着就将她按在地上,压的吉宝宝动弹不得。

    吉宝宝再也冷静不了,全身僵硬的说着“告诉我是谁要害我。”

    “美人,确实美的吓人,就算死了也值了。”

    “呸……你也配,放开我,放开我……。”

    “爷就喜欢你这样的……”说着就要将她的衣服扯去。

    这回吉宝宝真的慌了,无能为力的想哭“大喊……滚蛋你到哪了,快来救我啊。”

    “大哥……”看门的那人才说话就没了声音。

    而那个咧牙早已兴奋不已。

    下一秒,直直的倒在吉宝宝身边。

    “呜……”

    一见是十三爷,泪再也绷不住的喷泉而出。

    “呜……十三,滚蛋,你们怎么才来啊,呜呜……老娘我,差点晚节不保。”

    十三爷心下一怔,看了看早已全身冰冷,衣裳褴褛的姑娘,又可爱又傲骨。

    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紧紧的抱在怀里。

    “如果我们没来怎么办。”他轻轻的问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还没到最后一步,都有机会。”

    见她讲的简单,忍不住的笑出来,将之前的担忧笑得烟消云散。

    “你啊……以后别一个人到处乱跑。”

    马后炮的滚蛋说到“是啊,一大把年纪了还整天到处乱晃,也不懂得体谅我们这些后生辈的辛苦。”

    “滚蛋……”她故意的喊着,其实她清朝,如果没有滚蛋十四爷不会找到这里的,当时她想要发信号的时候才发现慌忙中已经连上了。

    那时候她就知道,只要撑的住就一定没事。

    “是谁害你……”十三爷蹙眉问道。

    “十三爷,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包括我哥和舅舅,当然也包括十四阿哥,好吗……”

    十三爷对上的是一双清澈的眼睛,他知道她是一个冷静的人,跟他有些相似。

    “好……”他笑了笑,猜的八九不离十。

    “谢过十三爷,冷……”

    他没有再看她,他怕她的那个眼神,怕自己一不心就掉了进去,只是把她抱的更紧些。

    “十三爷,晚上我不想回十四爷那。”

    “嗯……”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