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二十五又揽瓷器活(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子瑜被这么一问一时没反应过来,倒觉得害羞起来。

    可是又不认输的说到“十四爷亲口承认的你敢说没有。”

    “有,可是格格我从来只把十四爷当做弟弟,根本就没入眼,所有格格那样做是不是过分了。”

    子瑜见那件事被提,害怕的往后躲了几步,其实事后她也害怕了,害怕自己是不是过分了。

    “吉安,我知道那件事是我过分了,可是我当时真的很生气。”

    “格格不信我,我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有一说一为什么要对你有所隐瞒。”

    “可是十四爷风流倜傥又生的那般英俊,你天天在他身边难道就没有心动过,而且他亲口承认说喜欢你。”

    吉宝宝就知道这格格为了十四爷爱到疯狂。

    “姐姐是永远不会爱上弟弟的,就算爱也只能算是亲情。”

    “你真的只是把他当做弟弟。”

    “格格若不信,我可以对着你的神起誓,若我对十四爷动心,我就出门被汽车撞死。”

    心里暗暗的说,我要是回的去,我一定不出门,如果出门我一定开车不走路。

    “那好,我就信你一次。”

    “不用,这是最后一次了。”

    吉宝宝看了看格格还是那副灿烂羞涩如桃花般的笑容,通红的眼内打滚着泪珠,拿出已经破碎的金手镯说到“格格这镯子已坏,我俩缘分也算尽了。”

    “吉安”她知道错了。

    “我来去空空,格格的心意我心领了,这东西还是还给格格吧。”

    “……”

    “格格喜欢十四爷,可是格格,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追了这么多年可知强扭的瓜不甜。就算十四爷身边没有一个我,十四爷也不会爱上格格的。”

    这一离去就再也不会回头了,谎言开始的友谊终究是不长久的。

    “格格,后会无期了。”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

    九月是个多事之秋。

    宫里人来信说十八阿哥出宫游玩,不心落进河里染了风寒不幸夭亡。

    悲伤之际又缕缕见大臣参太子的奏折,生活用度极度奢侈,随意抽打官员又卖官结党。

    将康熙爷惹得龙颜大怒,饮食不安。

    李德全见皇上茶饭不思,又命令吉宝宝做了清凉可口的羹汤上前,这回不敢颜色绚烂,只是做了清心的桃花羹。

    原想要那一百俩黄金做个金元宝抱枕,这回看来能保住命就心满意足了。

    此时的老祖宗像极了受惊到老虎,一不心就反咬一口,把你咬的头破血流。

    吉宝宝觉得自己还是有这点眼力见的。

    手端着羹汤脚步平稳上前,屏住呼吸一刻也却不敢出错。

    “你怕朕。”

    才将汤放在案桌上,就被康熙抓住询问。

    “没有,奴婢不怕皇上。”

    “那你为何要憋气不敢呼吸。”

    “哦,回皇上,这不是天气太热,心情烦躁事不顺心吗,这才憋了气。”

    “是因为天气燥热才会心情烦躁,继而才事不顺心吗,这回才要憋气对吗。”

    吉宝宝觉得自己这话没毛病啊,要说语句也算通顺,要说用词也是一等一的成语吗,哪里不对了。

    心下一惊扑通的跪在地上求饶“皇上饶命,奴才口不择言。”

    见他半天也没个回应,李公公也扑通扑通的跪下来。

    这是要死了吗,砍头了吗,她刚刚说了啥,心里悲催到。

    “那你说要如何才不烦躁。”

    “回皇上无事身轻,心静凉。”

    “嗯,那要如何无事,心要如何静。”

    “这……”现如今这么多事那压着,就算是皇上也透不过气吧,毕竟死的是儿子,被参的又是儿子,她这话是自寻死路。心静,这里天气热的发火,就算没事也嗷嗷难过,可在我们高科技的二十一世纪有空调,可是这里。这二重罪,她这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吗,后悔。

    “信口开河,李德全。”才平平无奇的龙颜又开始画了几笔层次感。

    这是要把她拉去砍头了吗,见自己抖个不停,她也有胆怯的时候。

    可是一个发明家从来全都是无中升有,更何况她还是天才,别紧张,你可以救自己的。

    慌乱中随口说到“回皇上奴婢是有故事的,您可以听我将个故事先吗。”

    康熙将笔扔在案上,喝了口桃花羹站了起来,“要说理,这几天劝的人多了去,若不能心服口服你可知代价是什么。”

    “俩百俩黄金如何,皇上莫生气,若奴才说的不好,就以我的两百俩黄金做赌注如何,那是奴才是全部身家。”

    康熙正襟危坐,其实他是很欣赏这丫头的胆识,心中郁结郁气难疏才会停下想听听这丫头的意见。

    “从前有一个和泥土的年轻工人,他每天都要担很多砖块,他明明只要担十块砖就行可他偏偏就要竭尽全力的担更多的十块,久而久之他每日都担到极限。直到有一天他累了担不动了他还是习惯的担起那么多砖块,终有一日扑倒在地。人人都叫他你为什么不放下俩粒这样就轻松多了,可是那人还是咬金牙关以为自己忍忍就过去了,可是就算忍忍也超出了极限,最终还是听了路人的话卸下俩里,果然轻了许多,开始健步如飞。”吉宝宝见皇上听的入神,又说到“人人都只知道将担子担着却没有人学会卸下,要学会扔掉喘不过气的砖块,或许豁然开朗。大家都说有得必有失却不敢尝试有失必有得,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吉宝宝见皇上不回半句也不发声,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要不要砍头。

    “皇上……”

    “不懂得放下才是硬伤……”这丫头果然有过人的胆识,只是父子连心,何来那么简单。

    “那心静要如何。”

    “回皇上,我自学会改变一个适度的空气,心静要靠自己,但奴婢可以帮皇上做到身静。”

    “那好,不知何时才会见效。”

    “三日后。”

    “那就给你三日时间。”

    “是……”

    她这是只要到三日的时光吗,圣心难测。

    雷金玉一听这消息简直吓得不敢说话,责备到“你是舅舅的外孙女,舅舅怎么会不知道你几分几俩,信口开河那是要掉脑袋的。”

    “是……”此时的吉宝宝也被吓的,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当时是哪来的勇气说这话的。

    “妹妹心里有谱了吗。”雷声溦也担忧的说到。

    吉宝宝摇了摇头,“没谱……。”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