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二十七太子被废(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又有雷声溦这个如虎添翼的大哥帮忙,为她选了一处南北通风的壁面,将转换空气的竹板装了进去,总算是凉了康熙爷的身体。

    桌子上金晃晃的一百俩黄金,直直亮瞎到吉宝宝的心坎了。

    这会儿,吉宝宝的名声倒是销声匿迹了,吉安的名声变的家喻户晓。

    李德全公公直夸她是一个妙人。

    “谢谢公公,辛苦公公了。”口里这么说着眼里仍旧被这一百俩黄金勾了去。

    雷金玉见着吉安看的发傻,轻咳了俩声,叫她礼数还是要周到些。

    吉安傻笑着拿出怀里揣着的些银子说到“谢谢公公,倒是常常要劳烦你跑一趟。”

    李德全本分的拿了赏钱仍旧那样笑着说到“奴才要是能常常来,那不是喜事吗。”

    磕碜了几句,大哥便把公公送了出去。

    见大哥进来,舅舅一脸严肃的表情说到“最近形势紧张,你最好收敛一点。”

    虽然舅舅没说什么,但是她也明白这几日一个个都提心掉胆。

    沉思了一下问道“舅舅跟大哥站哪边。”其实这话原是不问的,想着自己舅舅也就是一个摆弄房子的工程师,应该不会被拉进什么党派之争。

    可是最近形势越加严峻,实在有些不放心。

    “一个女孩子就应在闺阁里绣绣花弹弹琴,虽然你舅舅我没有女儿,但我也知道女孩子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舅舅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喝了口茶继续说到“过几天回了京,叫一个嬷嬷好好调教调教,免得整天在外面招摇。不管你听不听舅舅的,你母亲既然将你托给我,你也就是我女儿,你的事我是管定了的。”

    吉宝宝觉得自己最近越发不会说话了,不是跳了一个坑就是继续挖一个坑接着跳。

    说到底舅舅的话要听,至于礼仪还是到时再说,可是要的答案也没有得到。

    “吉安,阿玛说的你可听。”雷声溦也觉得妹妹活泼了些。

    吉宝宝也只能是听一半反叛一半,眯起丹凤眼憨厚的笑着“舅舅的话自然要听,只是这规矩就不用学了。”又说“大哥,你可把我这三百俩给看好了,回京一并还给我,我有大用处。”

    三百俩有什么大用处,又不知道在心里盘算起什么了。

    见她出去。

    雷金玉还是不放心的对雷声溦说到“你这个妹妹太过活泼,你可要看好了。”

    “是阿玛。不过我觉得她很是可爱,和阿哥们的关系也都吃的开,阿玛不用太过担心。”

    雷金玉将茶放在桌上,想起那张红纸叹了叹气。

    “以前是奴婢,跟在十四爷身后是自然的。可是现在大家都知道她是我们雷家的姐,这回跟十三阿哥又走的那么近,不免落人口舌。声溦啊,你妹妹要自己看好些。”

    “知道了,阿玛。”

    草原的天气像极了一个人的脸,刻变时风。

    刚才那会还是万里无云,这回就已经倾盆大雨了。

    淋着身跑进十四阿哥那里,才进去就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

    原来是大阿哥同十四爷在说些什么。

    见她进来大阿哥也不放在心上仍旧愤愤继续说着“皇阿玛既然推行有德者登皇位,可是你看太子他是否有德。”

    “大哥,皇阿玛都没说什么,可不得乱说。”起了身把吉安拉过来,暗暗生气起来。

    大阿哥这才定睛看着是雷金玉那有名的外孙女“哦,这不是雷家的外孙女吗,还在你这伺候着呢。”

    “是呢,我这没了奴婢也不行。你看天色也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明日再谈。”

    大阿哥本就常常流连于烟花柳巷,自然看的出十四弟的神情,就是天大的事也不说了,便告了辞。

    “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赶紧下去换身衣服,着了凉不好。”

    “是,谢过爷了。”

    原以为会得一顿教训,却安静多了,探究着是被太子的事给影响了吧,要说太子被废,这些人没有一个脱得了关系吧。

    芸芸也才过了俩日,今日的天空倒是乌压压的带着些灰色,就像是知道会发生什么大事似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吉宝宝收拾了行礼来到布尔哈苏。

    那日康熙爷拿了大阿哥的奏折之后,心灰意冷的打算回京再说。

    这几日更是吃不下饭,吉宝宝看在眼里都觉得心疼。都说皇帝无情,只耐是有情,却被今生事物缠累所压必须无情。

    那日十八阿哥夭折,就看他食不下咽,见着眼里还有哭肿的痕迹。

    可是他是皇上,所有人眼里是巨石,就是眼睛肿了也想不到会是哭过的。

    今天,又遇上自己最爱的太子东窗事发,心力交瘁不说早已心痛难忍,怎能说无情。

    倒是太子爷惶惶不得心安,半夜三更躲到布尔哈苏台行宫旁偷偷听着。

    星空里还是没有云,倒是月亮孤寂的有些可怜。

    李公公命吉宝宝做了羹汤,吉宝宝寻着机会本不想来的,可是一想起九五至尊的孤寂落寞如天空的月亮,便极细心的做了羹汤。

    “皇上,今日我特地放了些莲子没有去心,虽然苦确是极下火的。”

    “莲子心中苦,却是养心。我八岁就担了世人所不能担当,应该是做的得心应手才是,最近竟有些无从下手,乏了……。”

    吉宝宝一惊,这话从一个皇上口里出来,实在不妥的很,看来皇上是极信任自己。

    “皇上这是大义,为了天下老百姓。”又抬了抬眉眼继续说到“奴婢有幸曾听闻一首诗,诗曰:

    朱栏画栋最高楼,海色天容万象收。

    海底鱼龙应变化,天中云雨每蒸浮。

    无波不具全潮势,此日真成广汉游。

    仙客钓鳌非我意,凭轩帷是羡安流。”

    “这是……”

    “皇上的诗,凭轩帷是羡安流,奴婢觉能遇见爱国爱民的皇帝,乃国之幸,民之福。”

    见康熙爷扔旧眉头不展,又说到“若皇上觉得苦,奴婢这就去再弄一碗。”

    “不了,就是苦朕也吃了。”忽的眼睛一亮喊到“谁,是谁在外面。”

    吉宝宝心下一紧,这时就是时候了吧。

    才想着,太子哭着脸跑进来喊到“皇阿玛你不能废了我,我可是你亲自封的太子,皇阿玛你不能废我。”说着便扑倒在地求饶不停。

    “你一个太子未经通传敢窃听朕的话语,知法犯法,罪大恶极。”

    “皇阿玛,我这是担心,皇阿玛您不能废了我。”

    一个太子竟敢无视天家威严,这是康熙最可恨的。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