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二十九进雷家(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外面看去倒是极符合了一个掌案官员所该有的规矩。

    院前一座大屋,而后俩边依次排列,粗粗看去像极了四合院,没什么特别。走进才知道,三层重楼中有一上下连接梯楼,扶手上皆雕刻祥云,若不细看没多云上有各类神仙,精工细雕连神情也惟妙惟肖。各院相通,看着实在匪夷所思大开眼界。纳闷,清朝就已经有如此先进的建筑设计。

    一个大花红绸缎的女子,有些发福,画着让人永生难忘的浓妆,笑的比太阳灿烂,踩着花盆底鞋左右摇摆着,煞是一朵娇艳的红玫瑰,花缓缓的迎了上了。

    拨动大红唇细声细语“老爷回来了。”边上一深蓝色大花的阿婆子吃力的搀扶着她,一并福了福身子问安。

    才行了礼就听大哥极亲切的喊了句额娘。

    这一反差实在太过,吉宝宝竟一时没反应过来。

    吉宝宝大惊,这女子应该不是大哥的亲身母亲吧,这身段这步伐这搔首弄姿的动作,非是个妾不可,可知妾那福晋这回又去了何处。

    心里虽这么想着,嘴里还是礼貌的叫了声舅母。

    “吉安向舅母请安。”

    那女子呆呆的看着我,眼里好似有些喜悦之色,眼珠子里有些泛红,心里正想着这是怎么了,就被那发福女子紧紧的抱住,“丫头,你怎么现在才来,害的舅母我都快盼穿了。”

    那舅母实在膘肥体壮,如此一抱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谢舅母挂念。”她吃力说着。

    “额娘,妹妹刚来你这下太过热情,不免会吓到人家。”说着就如孩童一般走到舅母边上亲昵着。

    这下可把吉宝宝给吓晕了,莫不是自己的大哥并非嫡出。

    左右想着也不应该啊。

    “云容,回屋说着,叫下面的人开席。”

    才说,就听边上的女子说到“福晋,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这回,吉宝宝倒是心服口服,偷偷看了看这个妆容奇怪,样貌身材发福的女子,这女子就是福晋,怎么争宠的。

    “那子去哪了……”

    “早上早起出了门,这回应该快回来了。”

    “早起,估计昨晚就没回家吧,常富去把二少爷给我找回来。”

    “是……”

    真是新奇事,这会倒是对那个不回家的二少爷上了心,特别是对年龄,心里默默祈祷着,这回可别比我大,如今到了这成了最的,说话实没有份量。

    那舅母异常热情的拉着吉宝宝唠嗑了几句,都是关于什么母亲什么的,其实她压根也就不知道母亲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大哥在这,为了留下也就一直配合的回答一些客套话,什么谢舅母挂念,关心,知道,你们最好了之类的通通搬了出来。

    “金玉啊,我们这外孙女真是乖巧,我很喜欢,这下总于有女儿让我也可以好好疼疼了。”舅母说着笑着嘴巴都要咧到耳朵上,可是声音还是那般姐的声音,实在叫人很难在状态里。

    入了前厅,这会子又是眼前一亮。

    俩个木棕色方形灯笼垂挂俩旁,进去便见着圆形大红木桌子旁边摆着乌木正方椅子,乌木椅子的靠背竟也有金雕细琢,差不多是另一番满园春色,这回吉宝宝越发好奇舅舅到底是做什么的,虽知道是掌案,具体干嘛还不甚明白。

    餐桌后便是檀木做的些大大的格子,有的通风有的只漏一面,看了看上面什么也没有,也不知是干什么的。

    叫人震惊的是,所有摆设陈列事无巨细,不仅细心绘制雕琢,更是天时人合的环环相连。

    才坐下就见一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气喘吁吁的问安到“阿玛回来了,杰儿见过阿们。”

    “嗯”舅舅嫌弃的看着应到。

    又说“这是江南吉家你姑姑的女儿吉安。”

    我看着他比十四爷还年轻气盛,心下妄想着,这回定是做姐姐的份,才要端起姐姐的架子,就被舅母一句话,这心就拔凉拔凉的。

    “这是你妹妹,晚你一个月生的。”

    那人笑了笑彬彬有礼的说着“妹妹,这厢有礼了。”

    我苦笑着说“二哥好。”

    大哥看着上前又说到“以后没事别往外跑,这回带了个妹妹回来,没事多照看照看。”

    谁说一定是妹妹,我今年可是三十岁。

    更何况我都不记得自己几月生日,也不知道舅母是不是故意记错,真是憋屈。

    此时正午,胃早已在肚子里闹腾几回,才坐下就拿起碗狼吞虎咽起来,夹了个鸡腿咬了挺是筋道,满意的夸了句。

    “云容,明日叫柳嬷嬷去吉安处。”

    雷声溦同雷声杰四目相对,接下一句话也不说的拿起白饭扒了起来。

    这柳嬷嬷是府里出了名的严管嬷嬷,他们俩从就没少受她荼毒,这会可真替妹妹紧紧的捏把汗。

    福晋不明所以,也不敢说话的就应下。

    “舅舅,那柳嬷嬷多大了,伺候我合适吗。”

    这话一出,雷声杰那子将饭喷溅而出,那可不是一个伺候人的嬷嬷。

    怎么她说错话了吗。

    舅舅抬起浓眉生气到“这子也一并调教了。”

    “是”

    吉宝宝只觉得这舅母实在听话,可是这柳嬷嬷到底是谁。

    舅母看了看吉安,又看了看那个闯祸王雷声杰,没说话的低头吃起饭来。

    饭后,舅母又开始笑得合不拢嘴,拉了一清秀的姑娘翠翠到我面前来。

    “这丫头,以后就给你用,你可喜欢。”

    我端详着,除了比十四爷府里的吕儿稚嫩些其他的都还看的上眼。

    “谢舅母,你安排就好,我都喜欢。”

    “如此,这房间你可喜欢。”

    吉宝宝总觉得每打开一扇门,里面都是视觉盛宴。

    不管是地形房屋的置处,都有那么一些坐享其成的感觉,就是觉得天然就是这样的,叫你挑不出任何一点毛病。

    推了窗,南风里带着花香青草水流声,令人耳目一新心旷神怡。

    这屋子可比我的实验室好太多了。

    “谢谢舅母。”

    “客气了,还缺什么跟舅母说,别客气。”

    吉宝宝看着十全十美的屋子,不仅看着舒心,住着更是称心,实在想不出缺什么,思来想去也就是还未成型的金元宝。

    “舅母大哥住何处。”

    “也是三楼,就在你隔壁。”

    “哦,那二哥呢。”

    “二楼”

    吉宝宝想着定是三楼被她霸占了,才害的二哥要去二楼。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