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宫传:带着滚蛋玩四爷

首页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三十一闺阁困(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吉宝宝简直气死了,怒火中烧这心里的怒火快要冲上九重天了。舅舅是爱她好情有可原,那个男子凭什么。

    我怎么会把滚蛋送进他府上,人面兽心。

    “妹妹别说了,那四爷惹不得。”二哥见着也可怜,好在自己是个男子。

    “惹不得吗。”吉宝宝撑着丹凤眼,爆着红血丝。

    “是”

    如此,有机会更要好好玩玩。

    手上的丝巾被拽的快要粉身碎骨,魅力的丹凤眼眯了眯,勾起邪恶的嘴角笑得“既然惹不得……”老娘我就暗中玩死你,别忘了她可还有一个滚蛋。

    柳嬷嬷看起来还算慈祥,只要不是还珠格格里的容嬷嬷一切都好说。

    既然舅舅要她学她也不好一直反抗,搞不好一个关系破裂被赶出家门,露宿街头实在不好。

    柳嬷嬷既然来了就学学,只是有一事实在不解。

    “吉姐,今日开始我们就学习福晋的礼仪。”那嬷嬷讲话稳稳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甚是清楚。

    “嬷嬷,为什么妹妹要学福晋的理由。”二哥问了,这也是吉宝宝想问的。

    她不是应该学学姐的礼仪就行了吗。

    “二少爷,既然您在这一起学了,那也就是我的学生,老师没问学生问题,你可擅自主张的回答吗。”

    “又是一个迂腐之人。”吉宝宝不屑的说着,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气。

    那嬷嬷耳力甚好,如此声窃语竟还是被听了去。

    看了看倔强的吉宝宝,站起来说到“今日第一课,原也只想学些轻松的,可是老爷刚才吩咐过,明日就要姐会见人,所以今日就要先教会,站,坐,行,说,看。”

    “什么……”吉宝宝拍了桌站起来,这是什么意思,一天就教这么多,学的过来吗。

    雷声杰拉了拉吉宝宝,这柳嬷嬷那可是厉害的角,怎可在她面前拍桌子。

    那嬷嬷眼睛不看她那处的继续说到“若学的快,午饭或许还赶得上。”

    “这……”够狠,人家早饭都没吃呢。

    不乐意的坐了下来,大哥我受委屈可都是为了你的。

    肚子咕咕的叫个不停,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竟闻到了老鸭煲汤和酸甜的糖醋鱼。

    “丫鬟们若见了主子,若是宫里的人必须趴下,双膝并拢,手掌朝下往前伸,面伏于地。若不是宫里的就不必行如此大的礼,将手叠放在左身侧微微蹲下,低头眼睛不看直视对方。吉安,你来示范一个给我看看。”

    吉安早已被菜勾了魂,这回正魂游象外的大吃大喝,哪将嬷嬷的话听了进去。

    二少爷早已发困的昏昏欲睡,老爷和福晋也交代了,只要看住人就好。

    这回课堂上倒是困闷冷的很。

    “吉姐请您来示范一遍。”柳嬷嬷提了音量,还不见把她拉回来。

    “饿了……”

    吉安没反应过来的应了一声“嗯。”

    这下总于反应过来了。

    “嬷嬷,没,是不是到饭点了。”

    “是,你把我说的做一遍,若合格自然吃饭。”

    “是吗,好。”

    此刻只想吃饭,她没有那么多骨气,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微微起了身,问道“嬷嬷要我做什么礼。”

    嬷嬷思量了几分,说到“你就做一个见面礼丫鬟礼,姐的礼,福晋的礼。”

    吉宝宝眉目一转,好在自己看过甄嬛传,如此都不是什么大事。

    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对柳嬷嬷说到“奴婢吉安见过嬷嬷。”

    这回轮到嬷嬷诧异了,上课一刻也不曾专心,这礼竟行的半分不差,这丫头实在机灵的很哪。

    “姐的礼。”

    吉宝宝抽出丝巾,放在身侧微微蹲下有模有样的说“吉安,见过嬷嬷。”

    柳嬷嬷觉得更加奇怪了。

    “福晋的礼。”

    吉宝宝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学这个,问道“福晋的礼为什么要学。”

    “既然学,就应该都学,没有只学一半的道理。”

    哦,将手上往上抬了抬,身体挺直,目视前方。

    甩了三下帕子,福了福身。

    看着柳嬷嬷无话可说,这饭是有指望了。

    “你天资聪颖,我看还行。今日礼仪就学到这,用了饭,下午学字。”

    “是,谢谢嬷嬷。”说罢将丝巾随地扔在一处,伸了伸懒腰说到。

    “女子……”

    一听柳嬷嬷的声音,吉宝宝立马捡起那条粉色丝帕,面条斯理起。轻移三寸金莲步。

    看的柳嬷嬷哑口无言。

    “喂,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吗。真是她们说的冰雪聪明。”

    吉宝宝看了看这一从头睡到晚的二哥。舅舅那么厉害还好有大哥,不然指望他雷家早晚会倒。

    “二哥,其实我是一学霸,上学的时候奖学金拿个不停。”她轻声细语的说着,深怕前面那个嬷嬷听到,就不让她吃饭了。

    又说“我还有一个绝技,就是玩,你什么时候出门叫我一下,我保证舅舅舅妈看不出你出门。”

    “是吗。”

    “不是是不是,而是必须是。”她坚定的眼神看了看这个出个门还被人知道的男子,笨哪。

    “好,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散播谣言。”

    夜深人静的时候,吉宝宝拿热水敷了敷有些僵硬的手肘。

    礼她是不怎么想学,可是毛笔自学过,太久没用了,重温下也不错。

    “看不出来,姐还极有天赋。”翠翠换了张帕子说到。

    莫要说翠翠,就连云若也想不到她学的这么快。

    早上还如那般闹腾,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样子,看来对他们家声溦是有情的。

    “必须的。”

    母亲说吉安今日学了不少礼仪,雷声溦不信的上了三楼,想看看怎么就转了性子了。

    “手很酸吧。”他看着有些心疼。

    翠翠见是大少爷,便退了出去,老爷福晋交代过,不可打扰大少爷和吉姐独处,明眼人都知道。

    “大哥你回来了。”大哥确实挺忙的,早上见过,这回了才回来。

    “别动,大哥替你换张帕子。”

    “是”听了大哥这么说,她自然懒的动。

    “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听额娘说今日你学了不少东西。”

    “我是谁啊,我可是你聪明绝顶才智过人的妹妹,这么点事对我来说将至儿科。”

    雷声溦会心的笑了笑“你不怨恨我阿玛这么逼你。”

    “不会,我知道舅舅用心良苦。”

    “……”

    “大哥,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你要怎么补偿我。”要不是大哥在这,一分罪也叫她受不得。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m.yuedyue.com = 阅读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